徐万田
  •  
  • 首页
  •  

 

2013
11-12
从理解到追求,是标准还是境界
分类: | 查看: 896 | 评论(0)

从理解到追求,是标准还是境界 ——对“语文味”教学理念和实践的再认识淮安市清河区教学研究室 徐万田邮编:223001 邮箱:qhyw114@163.com 手机:13861560102 摘要:“语文味”作为近十多年语文学科界的核心关键词之一,被众多语文人关注并实践着,这其中有不理解或误解的,也有反对的声音。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声音,都没有阻止“语文味”作为一个重要的词汇进入语文学科研究的话语体系。本文拟从“语文味”这个教学理念在语文学科教学中实践的情况出发,从对语文味理解到语文教学追求的视野角度探究“语文味”的成长过程,从“语文味”作为学科评课的标准是否成立的角度探讨“语文味”只能是语文学科和语文人意欲达成的学术境界的视角再认识语文学科的性质和教学内容。关键词:语文味 课程理解 教学追求 评课标准 学术境界 Abstract: "Chinese flavor", as one of the core keywords for nearly 10 years of Chinese subject, the attention and practiced by a great number of Chinese people, there is no understanding or misunderstanding, also have objections. But whatever the voice, don't stop "Chinese taste"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word into the language discipline study discourse system. This article from the "Chinese taste" as the teaching practice in Chinese subject teaching situation, from understanding Chinese flavor to the pursuit of Chinese teaching view Angle to explore the growing process of "Chinese flavor", from "Chinese taste" as the subject in terms of the evaluation standard is established "Chinese flavor" is only the language subjects and Chinese people would like to achieve the academic realm of Angle between the nature of Chinese subject and the teaching content. Keywords: Chinese taste Course to understand The pursuit of teaching Evaluation standard The academic realm “语文”矛盾和问题的争论从来就没有消停过。首先是课程名称的争论,其次是学科性质的辨别,当然学科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的含混不清、模棱两可也一直备受争议。不少学者无限夸大语文的功能和内容,将语文学科变成了包罗万象的神奇口袋;也有学者任意缩小语文的作用和效益,把语文纯语文化,去除非语文的东西,其割开的结果似是断了语文本应有的供血系统。所以,无论是政治化的语文、道德化的语文、知识化的语文、文学化的语文还是挂着各种名目的语文名词最终又都归于工具与人文的争论。这个争论不休的过程充斥了很多语文教学的关键词,从课标中的“语文素养”到各种活动中学界提出:语文特质、语文味、生活语文、绿色语文、本色语文、诗意语文、文化语文、经典阅读等等名词,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非凡。在众多的名词中“语文味”从2001年走进语文研究界的视野,时至今日已成为专家和一线教师热捧的核心关键词。特别是很多专家和评课老师在各种活动中用之评价课堂教学,指导语文教师在语文课堂体现这种“味”,大有没有“语文味”便不是语文课堂教学,便不是在实施语文教学的目标和内容,便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行当了。于是,“你这节课没有语文味”、“一节没有语文味的课不是一节好课”“要关注语文课堂中的语文味”等课堂教学评价语一时成为公开教学活动和平时的语文教学观课评课时的热门词汇。 2010年笔者曾写过一篇短文《语文到底什么“味”》,后发表在《新语文学习(教师版)》2010年第5期上。2013年5月6日下午3时,一时莫名便在“中国知网”搜索栏中输入“语文味”全文搜索共找到6848条结果共343页,按篇名搜索找到733条结果共37页,其中2013年21篇,2012年185篇,2011年共134篇。在百度输入“语文味”共找到相关结果约810000个。看着这些数据,我不得不回视自己这几年来对语文的理解,重新对“语文味”这个词的发生、发展和实践中运用的情况进行分析与思考。一、从课程理解到教学追求 “语文味”和学界很多名词出现的情况一样,开始源于感觉,而后逐步形成认识和理解,最后在实践中验证并不断完善并作出合理的解释,最终进入大众视野融入社会理解。从学界名词术语概念发展的角度来看,“语文味”的发源及成长的探究也必须兼及程少堂先生本人的理解和学界形成的认识。 1.程少堂的“语文味”研究 2001年3月程少堂先生在深圳市罗湖区某中学听课后评课时指出某老师课堂教学“有的教学环节语文味还不够浓”,这是“语文味”有记录出现的第一次。随后他在2001年17期《语文教学通讯》上发表《语文课要教出语文味》对“语文味”作了初步解释。这一阶段他对“语文味”思考还处于梳理思路阶段,提出“语文味”包含三个要素:即语文课要体现文体、语体美,情感美和语言文字美。在界定的同时他也承认“‘语文味儿’不是一个容易界定的概念,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一个说不清的概念,甚至可以说它是一个不需要说清的概念。他还说“要对‘语文味儿’下一个定义是很难的,也是很冒险的。但是无论是对‘语文味儿’的理论研究还是对‘语文味儿’的实践探索,都要求我们对‘语文味儿’有一个界定” 。他还表述“所谓‘语文味儿’,就是指在语文教学中体现出语文学科作为一门既具有工具性又具有人文性的基础学科的性质来,体现出语文学科的个性所决定了的语文课的个性和执教者、学习者的个性来,从而使语文课洋溢着一种语文课独有的迷人氛围和人性魅力,使学生对语文产生强烈的兴趣,进而使师生双方都得到共同发展”。 2003年他在《中华读书报》上对“语文味”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做了比较细致的阐述。后来他根据自己的实践探索,吸收了学术界的建议,把“文化味”直接加进定义,形成了他认为比较成熟的定义:即在语文教学过程中,在主张语文教学要返璞归真以臻美境的思想指导下,以共生互学(互享)的师生关系和渗透教师的生命体验为前提,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丰富学生的生存智慧、提升学生的人生境界和激发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为宗旨,主要通过情感激发、语言品味、意理阐发和幽默点染等手段,让人体验到的一种富有教学个性与文化气息的,同时又令人陶醉的诗意美感与自由境界 。其实,这个定义已走上了对“语文”学科名称内涵分析的“语言文化”研究的支系上了,也是他后来一直解读的“文化语文”,他说“我心目中的‘语文味’主要是文化味。至少,文化味是‘语文味’的重要元素” 。从他的语文教学实践的案例来看,他也在“有意识地探索一种文化语文风格,即从文章、文学、文化等三个层面来解读文本,特别重视在文章、文学的基础上,对文本进行文化意蕴的解读,以期教出语文味来” 。这些表明他的理解接受了“语文”具有“语言文章、语言文学”的内涵和“语言文化”这个层面的意思,而“语文味”确是对“语文”名称多年来学科内涵探讨的一个综合性概括。 “语文味”提出来了,也有了自己的定义,但直到2009年程少堂仍在说明“语文味”具有模糊性与不确定,强调“语文味”是中国语文教育哲学或中国语文教学美学的一个理论范畴,是既具体又抽象的概念,他把“语文味”理念与语文学科教学流派进行整合,形成了“语文味”教学流派,上升为文化教学理念。将中国古典美学的“诗味论”观点引入语文教学作为“语文味”的滥觞,或许是可以说得通。但语文作为一门课程在实施的过程中,也就是语文教学实践必须要有一种类似于“诗味论”的“语文味”,看上去仍显牵强,与有人提出的“诗意语文”相比较实属一味。“语文味”在学界虽存有异议,但还是被语文教育界广泛接受并在实践中形成了多样化的理解,从这个角度来看“语文味”和“绿色语文”等其他很多提法相比较而言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但是,那种将“语文味”作为对语文课堂教学的要求或作为评判标准的做法,并不可取,因为“语文味”所包含的东西本身就是说不清的,同时也说不完,说不完整的,存在着表述上很大的难度。 2.学术界的“语文味”实践从“语文味”出现到成熟定义,语文界便不断地通过理论和实践的探索形成了对“语文味”的不同理解,观点是百花齐放,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语文味”不仅进入了专家评课的话语系统,更是一线教师进行学科教学交流时话语系统中的关键词。在“语文味”理论探索上,王爱华、曹春华在《国内“语文味”十年研究综述》中认为程少堂提出“语文味”是作为一种语文教学模式而存在的对语文教学理想的追求,他们试图以语文味为逻辑起点,尝试构建有中国特色的语文教学美学新体系,还从“语文味”的益与损角度分析归纳了“去伪存真说、语文本体说、正本清源说、言意共生说”四“说”。张岩在《初探“语文味”理论提出的两个成因》中分析了“语文味理论”是“诗味论”的前进、周期、回归,“诗味论”是“语文味理论”的初始、发端、鼻祖,对“语文味”进行了溯源与展望。林振树在《“语文味”里也要“五味俱全”》中探讨了语文的特征和味,提出了表达之美味、艺术之美味、沟通之美味、体验之美味、熏陶之美味的“五味”说。胡健在《“语文味”是种什么味》中说明“语文味”包含生活味、生命味、生存味,既有实用的生活技巧,也融合了对生活、生命、生存的思考和感悟。它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语言的工具性体现;二是语言的文化情感承载。在研究中大部分老师是呼应了程少堂关于“语文味”的理解,认为是“非语文”的东西让语文课“串味、变味”,语文要实现自身存在不被异化,就必须“去非语文”,让语文课回到它的应有状态。“语文味”是语文实现自身存在的体现,没有语文味的课堂,可以说是语文课没有达到“语文”存在的状态要求,便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语文课。语文课是语文实现自身意义的手段,语文味是对语文课堂状态的形象描述,是通过对语文课堂较为理想的状态的分析,试图认识语文课中的语文的“真味”。在课堂教学实践的探索上,张建芳认为“语文味”应该不脱离语言之核心,不脱离文字、文采。语文课应尽可能把不是语文或不具有语文味的东西过滤出语文课堂,给语文空出应有的位置,释放语文的自由空间 。王崧舟把“语文味”作为课堂教学三味(语文味、人情味、书卷味)之一提出来,认为“语文味”表现在“动情诵读、静心默读”的“读味”,“圈点批注、摘抄书作”的“写味”,“品词品句、咬文嚼字”的“品味” 。龚爱春将语文味概括为“读”出内涵,“品”出滋味,“悟”出意味,“听”出蕴味,“写”出体味四个方面的“语文味” 。徐万田认为语文课应该依据课程标准中的课程目标规定的教学内容进行教学就算有了语文“味” 。佘望开、方萍认为,语文课堂应有十足的趣味,五彩斑斓的色彩,浓浓的人文书卷与生活气息。语文课堂应能触动学生的情感,产生心灵的共鸣 。从这些课堂实践及其表现来看,语文课堂教学呈现出来的“语文味”就是“言语美”和“文化味”,是对语文学科性质的呼应。所以,有不少学界人士不主张用“语文味”替代学科本质,认为“语文味”就是课堂要给人一种语文的感觉,没必要把它分解成具体的东西。也有老师认为,用一个名词替代“语文”的本质研究,其实是一种“取名字比赛”,于语文教学研究本身没有实质性价值和意义,反而雾化了“语文”,使教师对语文学科的认识更加雾里看花,不利于教师对语文学科本性的认识。从程少堂先生提出“语文味”一词,到“语文味”概念的成熟定义;从一线教师接受“语文味”这个词,到“语文味”进入课堂教学的话语系统,并占据核心关键词的位置,表现出来的都是对语文学科理解的不断深入,体现的是教师对语文学科教学的高层次的追求,这也是“语文味”一词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了。二、是评课标准还是学术境界程少堂以“语文味”评判课堂教学的主要指标是“好课的优点大都是相似的,即有语文味;不好的课的缺点也大都相似,即缺乏语文味”。然而,从课堂教学的核心元素来看,一般是从教和学两个方面设定评课标准,即教是教什么、怎么教、教得怎么样的问题;学是学什么、怎么学、学得怎么样的问题。这样的评课牵涉到不同学科不同的教学内容,对于语文学科而言,评课标准应该是基于语文教师教语文的什么,怎么教语文的什么,语文的什么你教的怎么样;学生学语文的什么,怎么学语文的什么,语文的什么学得怎么样。评价标准的核心是教学内容的确定,这和王荣生先生近年来提出的从语文教学内容确定的角度进行观课评课的研究方向是一致的。如果我们以程少堂先生“有没有语文味”作为评课的标准能说清楚是哪些语文学科本质的味的话,应该也是可以作为评课标准的。然而,程少堂先生虽有对于“语文味”的内涵和外延的解读,但他本人也认为其实“语文味”是无法说清或只是模糊的语文教育的哲学理解和美学境界,只是一种让人体验到的富有教学个性与文化气息的,同时又是一种令人陶醉的诗意美感与自由境界。基于此,我们从这两个角度来探讨“语文味”到底是评课标准还是学术追求的境界。 1.作为评课标准的“语文味” “语文味”能不能作为评课标准?这个问题首先要考虑“评课标准”是怎样建立的?从法理上来讲,“评课的标准”不能仅仅是评的人说了算了,而应该是评课人依据评课标准来说话,若没有评课标准也就谈不上评课的准确性了。语文评课标准建立的依据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以学科课程标准为依据来实施学科教学的(在这里我们且不说课程标准有失偏颇的地方,因为课程标准也并非是绝对正确的,但课程标准是每个学科现行学科教学的“法律”,若不依据课程标准进行教学便是没有遵守这个法律了)。既然,我们的教学是依据课程标准来实施的,也是在实施课程标准赋予我们的任务,那么课程标准便是语文学科的“法律,我们对一节课的好坏的评价便就要依据这个法律来进行判定,符合法律的便是好课,不符合的便不是好课。这个思路从逻辑上是讲得通的。然而,当下关于怎样去评一节课的好坏,以什么标准去评一节课的好坏。从现有的研究资料来看,意见并非一致,无论是“以学论教”还是“以评促学”等众说纷纭的评课理念和办法,都在技术层面上忽视了学科标准的问题。而语文教学也成了新课程改革从工具性理论向人文性思维过渡的受害者,广大一线教师和专家们谈工具色变,讲人文色舞,大有人文至上、工具低下的势头,一时淡化文体,忽视语言现象和语法现象,语文课堂上情感第一、价值观重要,三维目标一维在先,教师教学设计分项设置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把三维目标这个语文课程目标和一节语文课的课堂目标混为一体。当然,三维目标也并不只是语文学科课程独有的目标,乃是所有课程的目标。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中小学老师语文课堂教学设计中每节课都在体现三维目标。所幸甚的是这种状态并未一直延续,大家很快意识到课程设置的三维目标与一节课的教学目标的区别与联系,基本上厘清了课程目标与课堂目标之间的关系。但是用什么标准来评价语文课堂教学还是模糊的和具有明显不确定性的。“语文味”被作为课堂教学的评价标准也就在这个时候登场的,语文人在这个名称的背后探寻的是语文课堂教学“本我”的东西。但是因为“语文味”从一开始便很难精确地阐释,这个词本身带着一种模糊意思的美,程少堂先生也说“一讲到‘语文味’便说明所谈论的对象进入了一种模糊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比较高的境界了”。因此,从语文学科界对“语文味”进入学科话语体系后的实际运作情况来看,也只能是一个教学理念式的名词术语,而不能作为语文课堂教学评价的标准来使用。当然,语文课堂教学的评价还是要建立一个标准的,但是到底建立什么样的标准,我们既不能复杂化也不能简单化语文的评课标准,要关注教与学这对课堂教学中的关系,也要关注学科的本体内容,要坚持课程实施过程中共性的评价标准和学科个性的评价标准相结合的原则,才能找到语文学科课堂教学的评判依据,并依此建立评课标准。关于学界内一节好课的标准的研究是可以作为参考的。比如,贺斌指出“好课”的标准是符合学校教学活动规律的,其中包含着不带主观附加的客观内容(如属性、规律),是基于对课堂教学质量和效率的正确认识和判断 。敖斌认为一节好课是能体现启发性、探索性、艺术性、趣味性的课 。这些标准揭示了教学的共性而缺少了学科个性本质的东西,缺少了学科思考。所以,这些标准也只能作为一个普适性的评价标准,不能作为语文学科特有的评价标准。因此,我们看一节语文课的评价标准,应该是一节符合语文课程标准的语文课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应该具备哪些条件,而不是用一节优秀教师的课堂教学具备的条件(或他的理念)来评价一节语文课。从这个角度来探讨和建立的评课标准,我们就不会出现无法掌握或无法操作的情况。而“语文味”也可以作为一种理念来指导评课标准的建立,将“语文味”的要素理清楚纳入到评价体系中去。 2.作为学术境界的“语文味” 把语文当作一道菜,期求语文象一道本帮菜一样散发着自己的原汁原味,这应该是程少堂先生原初的想法。“语文味”是不是象食客们依据吃想吃的菜的味道而对每一道菜进行品评呢?或许是这样的道理。我想一定是这些对语文有着浓烈情感,对语文有着执着追求的人们,他们期待着呈现出来的“语文”是他们心里应该有的样子,而且他们也一直在寻找着他们心目中语文的样子。所以,课程改革这些年来“语文”便一直被勾勒着:本色语文、绿色语文、生活语文、诗意语文……这其中确有一些是被学界接受了的,其中“语文味”便是一个被大家广泛认可的名称。这些凡是被学界接受的名称,多是在追求大家都想得到的东西,其本质和核心便是“语文”本来的样子。比如“诗意语文”的研究者把语文当作是一首诗,希望语文课堂也像一首诗,他们认为语文的活力是诗意的,语文的生命也在于诗意,而语文教学就应该叫人流连忘返依依不舍。他们在语文教学实践努力追求那种耐人寻味而又思之无穷的情味,把握语言中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含蓄和微妙,去体验灵魂的不断净化和人格的不断升华。然而,这样的课堂对语文教师的专业素养的要求却是一般语文老师无法具备的。王崧舟在《诗意语文,追寻生命化教育的境界》一文中就将“诗意语文”上升到了一种境界,一种将生命融于语文教育,将语文教育融于生活,让语文教育成为生命的诗意存在的境界。这诗意的境界,总是与朦朦胧胧、似知非知的境界有关。似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这种个性解放、怡情悦性的阅读,是生命的灵动、自由和独特,是用生命阐释生命的意义,建构富有独特个性的生命化理解,创造精神领域的共识和同在,诗意体验是一种生命的高峰体验。在这样的学习过程中引领学生掌握知识、发展能力、养成习惯、启迪智慧、陶冶性情、温暖心灵、充盈精神,达成生命的自我实现。“诗意语文”课堂的追求的境界实质上和“语文味”课堂追求的境界是一个精神,都是期待那些属于语文的,是语文的东西呈现在课堂上,通过语文课堂再传递给学生“真的、纯的”语文。前面,我们在谈论“语文味”作为语文教学的评价标准问题,说过以“语文味”作为评课标准是无法说清楚的,但若是我们将“语文味”中能够说清楚的东西挑出来,在教学中实践这些能够说清楚的东西。或许能够帮我们就找到了一把打开“语文味”课堂的钥匙。程少堂先生在2008年版《程少堂讲语文》 一书中,对“语文味”概念进行了更新,其中很多内容便是可以说清楚,我们可以通过这些内容达成“语文味”想要追求的学习境界。比如共生共学的师生关系在语文课堂中的建立,在课堂上渗透教师的生命体验帮助学生形成学习体验的行为实践,情感激发、语言品味、意理阐发、幽默点染的手段在课堂教学中的运用,这些手段、策略、行为在实践中的合理融合是教学个性的呈现和文化气息的点染,能够很好地丰富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获得更多的生存智慧,提升学生的人生境界。这也是契合新课程改革所期求的学科教学的境界,也是一线语文教师期待专家或是专家期待一线语文教师在教学中达成的目标,既符合课程规定的目标,也符合课程规定的内容,而这种境界才是语文教师专业发展需要追求的学术境界。在前文辨析的基础上,“语文味”这个概念的发生、发展和未来走势应该是清楚的,或者说是已清晰地展示出来了。那就是“语文味”随着理解的深入和概念的逐步明晰,它从程少堂先生对语文学科的理解、教学追求已转化为语文学界对语文学科的理解和学科教学的追求。我们不能仅把“语文味”作为语文学科课堂教学的评价标准,更不应把它作为一个评课的标准。因为,它实质上是语文学科要达到的一种学术境界,是语文人想通过课堂教学努力追求语文教学的境界,也是语文教师学科专业发展的学术境界。这也算是语文界争论多年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相互妥协的产物吧。参考文献: 1.程少堂.程少堂教育理论与实践探索[M].深圳:海天出版社,2006. 2.程少堂.程少堂讲语文[M].北京:语文出版社,2008. 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4 4.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2.1 5.王晓华.让语文课“煮”出醇香的语文味[J].成功(教育),2012年10期 6.芮红灯.浅探“语文味”变质的原因[J].快乐阅读,2013年05期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