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迎
  •  
  • 首页
  •  

 

2014
07-03
我们生活在夹缝中
分类: | 查看: 1777 | 评论(43)

73上午的讲座,又一次让我见识了华师大教授的不同风范。如果说昨天下午的王建军教授像教育战场上的一位温润典雅的书生,而今天的刘良华教授则更像是一位在教育战场上一直奋战的圣斗士,充满激情,言语犀利,所指问题又是耐人询问,值得深思。让我们站在了更高的角度:整个国家的发展,整个民族的兴亡上来看待我们的教育。在自己的知识范围和个人所处的层次上重新理解和审视了我们一直在说的教育关乎国计民生,教育关乎国家未来这一话题,更加深刻的理解了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深刻理解了教育这一深刻的话题。

对于当今的教育,处于一线教师的我,有着另外一层体会。我生活在教育的夹缝中。一方面,看到我的学生应该正是处于长身体,长知识,长智力,活泼好动,对一切事物充满好奇,生活在阳光下的,确不得不每天早7点到晚7点坐在那个密闭的教室里,而课间可以出去放风的宝贵的10分钟,可能有时也被老师占用了。每天生活在一个见不着阳光的世界里。甚至有些孩子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6个小时,写作业写到凌晨。而我甚至我们的家长看到的只是孩子的成绩。每天上课看到那些可怜的孩子,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在精神上理解他们,口头上表示一下对他们的支持而已。虽然想为他们做的有很多,想要改变的地方有很多,确是身不由己。

原因在哪里?我个人认为一是我们的教育体制,是一考定终身的考试制度。二是学校对老师的评价标准,用吴刚平教授的话来说“我们对教师是一种锦上添花的评价体系”。最后应该是家长,社会对教师期望值过高。曾经在教育界有过这样一句话“没有学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让老师承担了更多的责任感,使命感。我想让学生写更少的作业,想让他们做与他们年龄相当的事情,想让他们有更多的在阳光下奔跑,自由成长的时间,想让他们学习更多的方法,掌握更多的技能,有更广阔的视野,了解更多除课本以外的知识,从而提升他们的能力,但是我们有考试的压力及升学率的压力;我想在课堂上让学生进行更多的自主学习,但是有学习任务的压力,必须按要求完成教学任务;除此还要面对那些对我充满期望的家长。这些都使得我不得不把对孩子们的同情放在一边,去压迫我的学生。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又招来了社会的,家长的各种非议:只重视升学率了,只会布置作业了,只重课本不重能力了等等。我个人认为现在的教师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夹缝中。

我们的孩子就像等待宣判的犯人,教育体制是法官,而我们就是判决的执行者。课改一直在进行,课本一直在修改。但是我却觉得课改后,学生的压力越来越大;修改后的课本(只对自己的专业)对学生来说是越来越难,篇幅越来越长。是的,黎明前总要经历黑暗;改革中所产生的阵痛也是难免的。希望我们一线教师及我们的学生现在所做的牺牲,不仅能让未来的学生在乐中学,也能让未来的老师在乐中教。

最后,想起了电影“十月围城”中孙中山讲的一段话:十年以前,一个学生在这里提问:何为革命?我告诉他,革命,就是要让四万万同胞人人有恒业,不啼饥,不号寒。十年过去了,与我志同者相继牺牲,我从他乡漂泊重临,革命两次于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语。今天,如果再道何为革命,我会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作革命。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