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倩
  •  
  • 首页
  •  

 

2014
09-28
追求真善美,虽然艰难,但请坚守
分类: | 查看: 1453 | 评论(55)

那天校长们在一起吃晚餐的时候,有人在感慨:“当老师最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一周一周、一学期一学期、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其实,不仅是时间,我们做教育的人最能感受到的往往是这个社会最敏感的一面,因为我们面对的,是组成社会的若干个家庭,以及来自这些家庭最核心的孩子。我们都说,我们要对孩子负责、对家长负责、对社会负责,然而,一旦有关学校、有关教师的事件一发生,谁能够对教师负责、对学校负责?于是,当教师节前关于教师网上晒礼物的事件一发生,无数的矛头顿时指向教师指向学校,教师群体在网友的声讨之下无疑成为千夫所指,“无耻”、“贪婪”等指责尚算客气,污言秽语不绝于耳。我们能够做什么?我们许多的老师只能摇摇头,继续埋头于我们的教学我们的工作,我们只能够选择沉默。所以,当我偶尔会为这些偏激的言论生气的时候,同事往往会安慰我:“教育是一个社会问题。这个社会现在出了问题,不是你我一己之力可以解决的。”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若干年后,回首往事,我们所做的能够留下些什么?我一度感到有一些迷惘,感到不知所措。

今天听了周勇教授的《跟着孔子学习做教师》顿时感到茅塞顿开。学习孔子的“人不知而不愠”,保持平和坦然的心境;学习孔子的“仁者人格”,坚持自己的理想信念;学习孔子的教育方法种种,你会觉得很多自己曾经的困扰只不过是过眼云烟。

看到过一句话,说“理想的社会便是所有的人都对所有的人好”。当今社会,为什么锋菲复合这样的个人小事会引起全社会的集体狂欢?为什么两岁小孩忍不住内急就引发香港和内地网民的相互指责?为什么一旦有官员失踪去世就立马指向贪污受贿事件败露?为什么一提到教师就是做家教收红包缺乏师德水平?我们承认的确有这样的害群之马出现,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还有许多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牺牲个体为着理想前途奋斗的群体。为什么一定要以偏概全?为什么一定要否定全体?为什么一定要把彼此推向对立的极端?国人的戾气源于缺乏足够的信任与尊重。的确,社会的大环境相对浮躁,的确,很多人沉溺于集体审丑。当人与人之间没有了起码的信任和体谅,相互提防、相互猜忌、相互踩踏成为常态,难道我们不应该反思:是不是人心出现了问题?

作为一名教育者,我们的教育如果不能提供给孩子正面的向上的积极的正能量,我很惭愧;作为一个母亲,我的孩子将来长大必须面对的是一个如此混乱粗糙残酷无情的现实世界,我很担忧。

也许是因为我的人生一直比较简单顺利,并且是甫出校园又进校园,接触的都是相对知识水平较高、文化素养较好、或者文雅稳重或者单纯天真的人,对社会的粗糙、冷酷、残忍实在缺乏足够的认识。我一直都把人想得很善良很友善。即使看到听到媒体宣传的一些负面事件——诸如摔倒老人不能扶、校园砍杀学生事件、女大学生频频失联诸如此类事件,我会认为那只是个别只是少数只是意外。我坚信与人为善,总是笑脸向人,我对每一个同事每一个有接触的人都会问好和致谢。总觉得工作这么忙,生活压力这么大,每个人都活得不容易,为什么不能开开心心让别人,让自己都快乐一点呢?虽然我知道社会存在狭窄的一面、阴暗的一面,但作为一个教育人,我们还是应该坚持让我们的学生看到阳光积极向上的一面,让他们秉持追求真善美的人生信条,这样,他们的心灵才会健康,他们的人生才会快乐。

今天的学习告诉我,人生必然辛苦,辛苦人生是一场“修行”,看看自己能否修成得道“仁者”。“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也许,我们就是这样一群人。所以,让我们向孔子学习怎样做老师——求仁得仁无所怨,在教育的路上,追求真善美,虽然艰难,但请坚守。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