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娟平
  •  
  • 首页
  •  

 

2016
08-29
学历案的学习
分类: | 查看: 1305 | 评论(40)

fiogf49gjkf0d
今天从崔教授的讲座中才知道学历案的提法,只是初识却已让我茅塞顿开,有豁然开朗之感,解决了一些郁积已久的困惑,当然对学历案的了解、掌握、应用以至于达到可以培训、指导、引领教师的程度还有很大距离,所以,学习、思考与实践是当前的主要任务,第一时间从网上找到了崔教授的一篇文章,除了分享给大家,也把一些重点段落摘录了出来,便于进一步内化,这些段落列于下面,既是存档,也是一种分享。 学历案,是关于学习经历或过程的方案。我们可以通过改变学习方案,解决课堂教学中普通存在的“虚假学习”“游离学习”的问题,实现在课堂情境中最大化的“在学习”“真学习”。 就学校教育而言,学习就是学生经验和知识的变化,这种变化的实现有赖于经历一种有指导的学习过程;教学是教师的专业实践,这种专业性体现在通过专业方案的设计、实施与评估,以规范或指导学生的学习过程,即促进学生的学习。学与教之关系表现在:“学主教从”——从行为者的主次地位来看,学生学习是儿童的基本权利,永远是第一位的,教师教学是服务学生学习的;先学后教——从行为发生学的角度来看,教是以学为基础或前提的,没有学习,无须教 学;以学定教——从行为的专业性来看,教师作出的任何教学决策都是以学为依据的,是基于学情的。如果没有让儿童发生更好的学习,“术有专攻”的教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也没有专业的意义。教学专业的全部作用就是引起学习、维持学习与促进学习,教师的角色是学习的促进者——通过促进儿童更好的学习来实现自身的专业发展。 教案的事实形态大概有三类:一是关于教师怎么教的方案,是名符其实的“教”案。二是关于教或学什么的方案,可以称它“学”案,与学案或导学案还是有点区别的。“学”案是指教师只关注内容即学什么,不太关注目标或学习方式,也不太关注评价。学案或导学案大多可以归为“一课一练”即练习册那一类。三是关于学生何以学会的方案,即从主题内容与学情的分析中,明确期望学生学会什么,然后再来设计应该教或学什么、怎么教或学,如何做好课堂中的形成性评价,以便作出新的教学决策,最后设计课堂评估或作业评估任务以检测学生目标达成情况。 学历案,是关于学习经历或过程的方案。学案在教育圈子中已有约定俗成的理解,与我们想表达的意思相异;导学案的立场还是教师立场,与我们倡导的学生立场相悖。治疗专业的方案叫病历,即医务人员对患者疾病的发生、发展、转归,进行检查、诊断、治疗等医疗活动过程的记录,是对采集资料加以归纳、整理、综合分析,按规定的格式和要求书写的患者医疗健康档案。考虑到治疗与教学的专业相近性,遂有学历案一词。    学历案是指教师在班级教学情景下,围绕某一具体学习单位的主题、课文或单元,从期望学会什么出发,设计并展示学生何以学会的过程,以便学生自主建构或社会建构经验、知识的专业方案。它是教师设计的、规范或引导学生学习用的文本,是学生通向目标达成的脚手架;它是一种学校课程计划、学习的认知地图、可重复使用的学习档案,是师生、生生、师师互动的载体,也是学业质量监测的依据。学历案记录着每一个学生学习过程的学业表现,由于单元或主题或课时是最小的学习单位,可称之为“微课程”。 一份完整的学历案包括学习主题和课时、学习目标、评价任务、学习过程(资源与建议、课前预习、课中学习)、检测与作业、学后反思6个要素(见下表)。 课堂教学专业实践需要方案设计,更需要实施与评价。我们探索学历案的课型有4种:   对话型:自学学历案+提出问题+师生共同解答。   合作型:小组分工合作完成任务+交流与分享+教师点评或提炼。   指导型:教师依据学历案导学+个体或小组练习+教师过程指导。   自主型:教师呈现结果标准+学生自我指导学习+学生自评或互评。   上述课型只是为初学者或新手教师提供一种参照,是一种理论形态。有经验的教师总是会根据情境、目标、学情、资源、自身特长等因素创新课堂教学型态,寻找可能的“更好”。模式对于经验概念化或理论来说是需要的,但执行模式的人不要将它模式化。 大家有什么相关的思考,非常愿意得以倾听,让我多一重学习!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