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静环
  •  
  • 首页
  •  

 

2017
07-14
我眼中的崔教授
分类: | 查看: 907 | 评论(30)

我眼中的崔教授 如果你在百度输入“崔允漷”,搜索的结果一定让你惊讶。他的社会兼职6个,科研项目12个,出版著作12个,出版参著7个,译著2个,论文发表56个…… 崔教授的头衔真多: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教授兼所长;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研究华东师大中心副主任;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委员;全国教师教育课程资源专家委员会委员;全国课程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崔教授著作丰厚,在基础教育课程领域研究建树很多,是全国举足轻重的重量级专家学者。 网络里粘贴的照片,似乎是他参加某次学术讨论时的合影。因为剪切掉了背景,只剩下上身,类似于寸照。照片上他那一本正经的表情,一丝不苟的黑发,与那一身男人惯于选择的西装相当匹配。 不能再看了。因为这是神!离我们太遥远。 1963年出生,也属兔,仅比我大十二岁,竟然有如此能量与影响力。我一直都知道有些人是需要瞻仰的,就像仰望月亮和崇拜太阳一样。于是告诉自己:乖乖低下头来好好读书,认真思考,继续努力吧! 当我再抬头时,他已经站在我面前,冲我笑。个子不高,头发也不如照片上听话,休闲的蓝色T恤,还有微微的双下巴。是他么?他就是崔允漷吗?我赶快翻看当天的学习课程表。 不错!就是他! 他既不威严,也不傲慢,你甚至看不出他的儒雅之气。他就是那么把两手往腋下一插,课前来回溜达,课上来回溜达,课后来回溜达的邻家大哥。几个小时的课,他从来不坐着,也很少喝水。 他是专家中的专家,却毫无专家的架子。他说:“专家,都是把大家都懂的东西说的不懂了。教育之水太深了,一不小心就步入了让人丧失信心得行当。”他说:“我写字不好,普通话也不好,所以2006年前我讲座,现在我讲站可。否则,我凭什么让更多的人听我的。”是啊!讲座讲究预设,关注区域较小。讲站讲究生成,关注区域更大。 他讲的课深入浅出,注重联系实践与生活。所以我们的眼睛跟着他转,我们的心也跟着他走。 他不让我们记笔记。他说,用心领会,真正听懂了才最重要。不要做教书匠。教书匠有方法,但是教育家却有思想有思路。思路远远比方法更重要。 当我们频频点头称是的时候,他又说:“很多人民教育家都是用摧残学生身心健康来发展自己的。所以学生成绩只是评价教师的一个因素,不是全部因素。所以备课必须备学生。” 他给我们讲“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讲“促进学生学习的评价”。 他告诉我们医生与教师的区别在于医生重证据,而教师就不够。 他告诉我们一节好课就是教得有效、学得愉快、考得满意。 他告诉我们好教师是自己悟出来的,不是评出来的,也不是培训出来的,关键要给老师“悟”的机会。如:课如人,人如课。什么样的人上出什么样的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好课,好课具有多样性。对好课标准进行重新定义可以激发教师上公开课的积极性。 崔教授让我们明白所谓的教育教学理论并不高深莫测,而是你是否真正做到让学生获得进步和发展。原先的填鸭式、伪创新、磨洋工式的教学方式都不是有效教学。而我们必须强化有效教学意识,必须反复尝试怎样让教学有效性,必须注意总结有效教学的经验。 2011年的秋天,能有幸坐在上海华东师大研训中心16楼听这位顶级专家的课,真的受益匪浅。 六年过去了。他还是老样子。依然笑容可掬。7月13日我们再见,我们握手。他说:“你又来了。应该把学习的机会让给别人嘛!”我笑着说:“不学习不行啊!”他笑着点头说,那是那是!还是那件蓝色T恤,头发有些白,但是依然没有一点架子。 他笑容可掬、学识渊博、谈吐风趣。他喜欢提问,当年我总是被他选中回答问题。他喜欢冲着我笑,然后认真聆听我把所有内容讲完。他从不拒绝照相,每次和他合影的时候,他都笑着表示和美女照相有压力。他哪里知道,能近距离这样接触国家顶尖级教育专家,是我们的荣幸。 他很忙,常常来去匆匆。每天都日程安排得很满。每一个成功人士背后,都一定付出了我们无法想象的艰辛。我们只知道仰望夜空,寻找安宁,却不知夜空的寂寞与明月的孤独。 愿崔教授多多保重身体,只有这样才能像您自己的人生格言中所说的那样:做好自己想做且能做到事。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