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静环
  •  
  • 首页
  •  

 

2017
07-15
我眼中的胡教授
分类: | 查看: 832 | 评论(15)

我眼中的胡教授 我一直都没怵头过写作,无论是应用文,还是文学创作。从小到大,写过的东西无数,从没这么费劲过。 2011年来上海后得知撰写开题报告是学习的主要内容。在此之前,也曾因申请研究课题撰写过开题报告。当时也觉得难,但是那种难是苦于自己写什么。因有了前辈们的参考范例,于是依葫芦画瓢,每次也能顺利过关。对此,自己觉得心安理得,从没思考过真正的开题报告应该怎么写。 许是过于自信,撰写开题报告成功地打击了我自满情绪,同时也让我清晰地看到自身存在的一些弱点。 开题报告的撰写,我暂且将之概况为准备阶段、撰写修改阶段、答辩阶段。而这三个阶段,胡教授都一直陪着我,让我过了这么多年,每每想起来,都觉得感动。 <准备环节,苦乐参半> 准备阶段,分为两部分。第一,以小组为单位,和胡教授诉说专业困惑。胡教授帮助抽丝剥茧,明确自己的研究方向。第二,自己借助网络和书籍,查阅该研究方向的相关内容,比对差异,参考教授给的开题报告模板,撰写开题报告。 这一阶段,我是又快乐又痛苦。快乐在于我能说清楚困惑,痛苦在于我很快便迷失了方向。 2011年10月10日下午,我是小组第三个发言的。我把自己从教十几年来一直坚持做的教学实践告诉了胡惠闵教授,也把自己对前途茫然的困惑讲给了胡教授。胡教授不慌不忙地记录着,然后不慌不忙地告诉我,我做的这些值得肯定,并半开玩笑地说可以评我为“劳动模范”啦,同时也告诉我这样的老师只是经验型的教师,不是研究型的教师。胡教授语气语调都不高亢,但是字字入耳,由不得你不听。 我们小组里学科各异,有语文老师,有数学老师,有英语老师;我们小组学段不同,有小学老师,有初中老师,有高中老师;我们组教师类型不同,有一线教师,有教研员。对此,胡教授毫无畏惧。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淡定架势。你看不出她的慌乱,更看不出她的犹豫。似乎,她把所有学科都打通了。我们都是如来佛掌心的孙猴子,怎么跳跃都在她掌控的范畴。她喜欢听实实在在的话,不喜欢听大话和空话。她喜欢用生动的例子和真实的故事,告诉我们怎么思考问题,如何分析问题现象,如何挖掘问题原因,如何探究问题本质。 我从一个文弱的女人身上,看到了什么是聪慧,什么是学养。她能在极快的时间内,把我们的困惑梳理清楚,并能快速明确我们的研究方向。10月10日下午,我们组研究的时间最长,吃晚饭的时候,我们组每一个人都很开心。因为大家都有了自己研究的方向,这无异于黑暗中找到了灯塔。 当晚,我上网输入了“胡惠闵”三个字,网络里跳出百千万的信息,让我眼花缭乱。我拿着学习班下发的材料,认真的看胡教授的照片和简介。 胡教授,确实不算漂亮。但她身上洋溢的文人气质,又让无数女性羡慕嫉妒恨呀! 胡教授简介:教育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讲的课程有:教育研究方法,教师专业发展专题研究。主持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课题“新疆地区研究性学习的实践”、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招标项目“基于教师教育课程标准的课程发展研究”等重点研究项目。在《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全球教育展望》等全国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几十余篇。出版专著《校本管理》《超越规范》等多本书籍。研究领域:教师专业发展、课程与教学理论、课堂教学研究与学校教研机制。 胡教授,确实不一般。据说她曾经在中学从教十年,没发表过一篇论文。十年后,发表的论著震惊教育界。这样艰苦的蛰居,需要的是什么?耐得住寂寞。永远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我被胡教授吸引,甚至开始崇拜。自心底想过:我也要做胡教授这样有学养的女人。 这种快乐的情绪,持续的时间不长,我便开始痛苦起来。原因起于看书和听课。 每天晚上,我睡得很晚。查阅资料,阅读书籍。胡教授为了方便我课题的撰写,借给我一本博士论文。借给我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全看,只看外国学习活动设计那一章节。可是,我还是没听话。从头到尾看过来。 但很快,我混乱了。 <撰写阶段:痛并快乐着> 之前我的教学困惑,虽然纠结于心,但是至少我没乱过。可是,现在看的东西太多了,反倒乱了。胡教授为我定的研究课题——基于学生个性差异的高中语文活动设计——我竟然觉得太大,没有抓手。于是,我询问胡教授怎么办。胡教授说,你可以选一个活动来设计呀! 结果,我在极度混乱中,将最初胡教授为我定点研究课题,改为“基于课程标准的语文作业设计”。为此,我熬夜写完。躺下入睡的时候,还噩梦连连。 10月15日晚上6点,胡教授在办公室等我们交流开题报告初稿。对自己的初稿,我前所未有的忐忑。发言的顺序和上次一样:。刘老师第一个,稍加改动即可;王老师第二个,注意语言表述即可。我是第三个,却要改头换面才行。对此,胡教授的批评很含蓄,也非常照顾我的颜面和心情,并一再说,我尊重你的选题,如果你觉得想写这个,也是可以的。但是她也很诚恳地告诉我:关于作业设计,比较适合理科,而语文学科,最好是活动设计。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焦虑到达顶峰。如果坚持下去,可能是研究的死胡同;如果放弃,也许还有光明。最后,我当机立断,改!自己辛苦熬夜写了几个小时的初稿,就这样放弃了。 当天,我终于定下自己的研究方向:基于课程标准的语文活动设计——以课前演讲为例。我对胡教授说,我就研究这个了,一定不改了。 于是胡教授从研究问题,研究目标,研究内容,研究思路与方法,研究论文框架,乃至于论文书写格式的注意事项,一一为我讲解。她引导着我,一点点把这些内容定下来,至于如何充实它,就是课余之功了。 当天,我的身体状况极差。水土不服引起的拉肚子,加之日日失眠,使得我脸色蜡黄。胡教授一边给我讲解,我一边快速记录,旁边的老师为我抓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我的表情痛苦不堪,但胡教授一直静静地看着我,目光柔和又专注。这张照片,让我难忘。 那晚,我们小组六人,簇拥着胡教授走出华师大校门时,已经九点四十。招呼出租车停下后,大家把车钱塞进车里,胡教授又把车扔出车外。几次往复,车走了。远远地消失在上海绚烂的霓虹之中,我呆呆地看了良久。胡教授还没吃晚饭,为我们能写得更好,毫无怨言地牺牲着自己的业余时间。在她身上,我看到了教师的良心和最朴质的东西。 当晚,我回到住处,先是洗了一个澡,又把自己的衣物整理整理,最后写下当天的日记。看似我在做着无关开题报告的事情,事实上这期间,我在清理自己的大脑:热水哗哗浇在我身上,消减着疲劳;衣服一件件叠好,整理着情绪;文字一个个跳出,码出生活的点滴。一切完毕,我坐下开始真正写开题报告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脑子空前清醒,思维相当活跃。 撰写的过程,依然是先查阅资料,阅读梳理比对材料,整理出前人的研究规律,找出自己的研究问题。因为有了胡教授之前的帮助。研究问题,研究目标,研究内容,研究思路和方法,研究论文框架的书写,比书写初稿时,容易多了。因为脑子清楚了,笔下的表达也清晰流畅起来。凌晨四点半,我终于完稿。望望窗外,灰蒙蒙的黎明;听着窗外,早起人们哇哇的叫嚷声。我拉紧了窗帘,沉沉睡去,无梦到醒。 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匆匆吃了酒店免费供应的早点,又折回屋子里。坐在电脑前,逐字逐句地阅读自己的修改稿,哪怕细微的地方,都不漏下。确信可以交稿了,我才登录邮箱发给了胡教授。 10月16日是周日。凡是开题报告已经定稿的老师,纷纷结伴出行,购物去了。可是我哪里都不敢去。我怕胡教授回复邮件。就这样,我坐在电脑前写学习体会,听歌,或者直挺挺躺在床上想孩子。直到晚上吃饭时,从刘老师那里得知胡教授的回复邮件已经发回我们自己的邮箱,整体非常好。 虽说“整体非常好”,我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开题报告没有问题。毕竟别人的稿子是修改稿,我的稿子是重写的嘛!晚饭过后,我匆匆回到房间,开机进邮箱,查看自己的修改稿。从头到尾看下来,变化不大。除了格式上,胡教授进行了小小的调整外,就是个别字词做了细微的调换。其余,都没什么变化。至此,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10月17日周一。连续多日的失眠和水土不服,搞得身体糟透了。晚上的论坛,强撑着去。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许是临着窗,晚风习习,吹得我头疼欲裂,而且五脏六腑都翻腾。我用手使劲按住太阳穴,以痛制痛。 参加论坛的教授有崔教授、胡教授还有孔企平教授。老师们将桌椅围成一圈坐着,可以提一些问题和教授们交流,也可以针对自己的课题困惑和教授们探讨。 老师们在班长的带领下,纷纷发言。有人问的是教育现象,有人问的是教育研究方向,有人问的是教育实践。其中,崔宝国老师的发言最精彩,得到了胡教授的高度肯定。 崔宝国老师是第十个发言人,之后,会场陷入冷调,没有人再举手主动发言了。这时候主持人付老师说:“由于时间关系,现在请最后一个老师发言吧!”班长距离我很近,就歪着头鼓励我说一说,我摇摇头,示意他我头疼得很,不说了。谁料,这时候胡教授也侧过身子对我说:“任老师,你来说吧!” 在这个时候,胡教授还想着我,我挺感动的。于是,忍着头疼,把自己刚刚写好的开题报告,用自己的语言表述出来。孔教授给予肯定,并建议我可以更聚焦一些,比如在个别讲演和班级互动上动动脑子,比如在课前讲演与教材的联系性上下下功夫。崔教授也给予肯定,同时建议我不要“基于课程标准”就直接写语文活动设计。 会后,我赶快奔赴厕所,因为头疼欲吐。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路过胡教授的办公室。她坐在电脑前忙碌,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敲门走近,询问胡教授我的研究报告那样写行不行。胡教授笑着说:“我猜到你会找我。”我一怔,很意外。紧接着,胡教授依然不慌不忙地对我说:“你那样写可以的。不要总被外界影响。”我谢过胡教授,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胡教授一语道出我的性格弱点。我的性格里有坚忍的东西,同时又存在左右彷徨的毛病。我可以坚持做一件事很多年,但是我又常常会因为某些人的某些话产生困惑与纠结。胡教授的话不多,但是我知道,她希望我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不要左右摇摆,否则一事无成。 就我的开题报告而言,我的实践强项在于十多年的活动研究。我的研究困惑是为什么课程标准里关于语文学科的目标模糊,我们该怎么办。10月16日晚,我终于想明白这些。我研究的东西,就是我真正想解决的问题。这就应该是我坚持的东西。 想明白这些,我从心底感谢胡教授。她不仅仅告诉我教育教学层面的东西,还让我认识到自己性格上的弱点。 撰写开题报告的过程,几乎贯穿了此次上海行学习的全程。我们从焦虑到紧张,从紧张到轻松;我们从迷惑到疏朗,从疏朗到自信。这个过程,每个人都很辛苦,但是我们都觉得值得。在自己的学校里,每天都在实践,匆忙繁琐,常常找不到目标。有时候真的很像没头的苍蝇乱撞。在这里,我们每天都在思考,努力寻找依据,梳理自己的思路,在和教授和老师们探讨和交流中提升着自己。 虽然这个过程,很辛苦。我们睡得少,想得多,但是觉得值得;虽然,我们玩得少,学得多,但是觉得值得。我们开始放弃固执,我们开始学会坚持,我们开始尝试交流,我们开始懂得合作。 这个学习过程,就是淬历,就是成长。 2017年再次来到上海华东师大培训学习。我期待着见到胡教授,这种期待里有晚辈对长辈的想念,有学生对教师的尊敬。今天早上,看到她穿着长裙,背着皮包,款款而来,我的心是咚咚直跳的。还是那样的短发,还是那样的笑容,还是那样的自信,还是那么个性的表达方式,还是那样漂亮的课堂思路。 我忍不住向她挥手打招呼,选择含蓄又腼腆的方式表达喜爱。课间的时候,胡教授问我:“任老师又来了?”我说:“嗯,我要继续学习呀!”她灿烂地笑着,让我觉得温暖。 今天上午胡教授的课,几乎每一位老师都认为讲得太好了。大家说听着听着时间就到了,觉得听得不过瘾呀!我说:“那是!胡教授是这个学校顶尖级的大师级人物!” 其实在我心里,胡教授让我深深折服的是她的睿智、眼光和对人对事的态度。这些,往往是小女人身上不具备的。 心有丘壑,眼有格局。虽在学府,却不让须眉。故爱您,敬您! 2017-7-15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