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4-03
说说中国教育现代化发展转型的痛感
分类: 教育论说 | 查看: 166 | 评论(0)

中国的近现代教育是输入的产物,而且是杂糅的。最初兴办新学,接受的是西方学制。以及在这一体制下的一整套教育教学管理体系。再后,新中国建立后,前苏联的教育经验输入中国,于是构建起来行政化管理的教育体制。西化的教育,强调学术独立,教育不受行政约束;而前苏联的教育管理,则是强化教育的政治意图的落实,所以要实施全面的管理。苏联模式的教育管理这种管理的全覆盖,涉及到对于全人、全程、全范围覆盖。 于是中国教育在杂糅两种经验后,出现了混合性,以及认识上的纠结性。改革开放后,西风渐盛,西化成为一时导向。这也被标识为现代化、时代性、前瞻性。于是,在一统化管理的体制中,试图撕裂开来一些口子,融入一些自主性的要素。例如,学生的自主发展与自主学习,教师的教学自主与教学创意,校长办学的自主性,以及区域教育发展的特色化。 如此,在要统一化还是要个性化上,中国教育的现代化发展再一次面对剧烈冲突。很多时候,改革出现的问题,以及我们在问题讨论中的思想纠结,本质还在于两种模式杂糅,给中国教育模式再建带来的阵痛。 这冲突性体现在很多方面,诸如: 1.我们是要大学自主招生,赋权给大学,还是要各省市把招生权集中起来,为大学招生?前者的思路是放权,后者的思路是收权。该放还是该收,收放之间的度,在哪里?这就是痛点之一。 2.我们要在高中选课走班,即学生自主选择课程学习,这就需要打破行政班。所以新的教学主张是建立导师制。可是,老师们不放心,在没有了班主任管理机制下的教育,是不是会失去教育秩序。以及连带失去教育质量的保障条件。班主任是前苏联的经验,而导师制是西方来的。我们的教育中杂糅了班主任和导师制,这就是中国模式。 3.前苏联的教育管理,在偏于业务指导时,需要有一个入口,有一套可以渗透到学校、学科和课堂的管理体制,这就是教研制度。这个管理的思想就是要把教育教学的业务统起来。可是西方教育经验是注重自主化的,强调校长办学、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具有自主性。于是,他们不会干预课堂,干预教师,干预校长。所以,无论如何无法设想,在西方的教育管理制度里会添加一个所谓业务管理体制。中小学教研制度是中国特色,其客观发挥了教育教学统一化管理的职能。所以,在目前的体制下,要学校的课程自主,教师的教学自主,减少考试,不搞统考,这几乎是不现实的。因为这些要求与教育体制构成冲突性。 4.我们在强烈反对应试,以为正是因为应试的导向,让教师和学生都不堪重负,失去了教与学的灵动性与创造性。可是,考试是一个教学管理的重要抓手,没有了这个抓手,或者要求行政放弃这个抓手,如何进行教育资源的配置,如何进行教育教学评价,如何提高教育教学的质量,这些就无从落地。在实现教育发展中,行政化的色彩是非常突出的,事实上现实教育的管理与改革主要依靠行政推动。这一面要抓考试,那一面又说要少考试。教育行为是冲突而相向而行的。 中国教育是个多面体,杂糅了多样经验,而且融合得不好。基于这个判断,我们在选择教育变革方向与路径时,一定不会是偏于一个方面的,而且任何一个选择都会在定向后受到其他方面力量的拉动。 教育发展的价值取向是现代化的,是注重个体自主精神解放的,可是在教育管理上,还要兼顾统一化和个性化。这个发展转型注定要有涅槃的疼痛。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