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4-03
鲁迅死后也很尴尬
分类: 语文滋味 | 查看: 5226 | 评论(0)

听人感慨地说,鲁迅已经不是他的家人的鲁迅。我说,他也不再是他本人的鲁迅。他成为了当前文化市场中的一件消费品,很多人依靠研究他,批判他来吃饭。他还是一个文化符号,喜欢的,不喜欢的,都从“鲁迅”研究里得出一个结论,从而证明是与非。 鲁迅历经三个重要时代的变迁,晚清至军阀争权,再至国民政府执政。其生命历程中,还深刻体会到作为弱国国民的耻辱。他不归属于任何一个政府,又不是任何一个政府的对立面。他被清政府外派留学,而在军阀政府期间任职教育部,再后作为独立学者讲学和著书立说。 他见识了在台上的很多人,了解他们各自宣讲的主张。对于他们在台上的表演,他都熟悉;也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他不信任他们,不是他们的合作者。自然他采取的是非官方立场。如果作为批判者,他应该是在野的,从属于反对派。遗憾的是,他也不是一个持民间立场的人。他对于社会底层是“哀其不幸,恨其不争”。他之于人性的批判,把底层人民定位于愚昧、落后,是国家暴力统治下的奴隶。 他上下层都不归属,不占立场,一般而言,这就尴尬了:他是这个社会中的一个边缘人物,是多余的人,正如他塑造的孔乙己。他的存在是不被人理解的,也是不被人接受的。孔乙己是一个没有中举的读书人,也就是没有被统治阶级所收拢入彀。他应该属于独立立场,秉持自由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遗憾的是,他在这个小圈子里,也是一个另类。他见识了人事的丑恶,不仅了解社会底层,了解社会上道貌岸然的说漂亮话的上层,还熟悉吃读书饭的哪些身边人。对于知识分子的虚伪软弱、投机钻营、迎合权贵等,他也是非常鄙视的。 在一个正在发生裂变的大时代里,每个人都在寻找占位,都要有立场的归属。而鲁迅是一个另类,他不是以个体意义存在的,他天生带有使命感,这是他秉持文学,进行文化启蒙所持有的职责,就是要为后来的知识分子探寻中国道路,研究中国文化,寻找发展路径。他在古今中外的知识和文化翻检中,较多找出被掩盖的真相,他希望找到所谓的真实,不被欺骗的,那种独立认识——这就需要解剖人性,揭示历史的真相,穿透政治的本质。说俗了,他就是一个永远不信任,怀疑一切,希望自己不被欺骗,也希望年轻一代不要被欺骗的人。 他基于怀疑的思想,对于政治人物的不信任,采取的批判态度,最后让他本人成为一个锋芒毕露的批判家。他正是因为这个独立的姿态,不讨喜,不被大家接受,可是没有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如果中国文化里,少了他,作为文化符号的鲁迅的存在,只要孔子符号的意义,则这个文化就失去了阳刚和锐利,也会缺少了批判与革新的动力。 鲁迅已经成为一面镜子。有人从这里看到的是社会底层,以为社会大众需要进行思想启蒙,转变他们的愚昧与落后;有人从这里看到的是社会上层,以为社会政治如果缺乏人民立场,不能落实执政为民的理念,则这个社会阶层就演变为谋取一己私利的统治者;有人则从这里看穿了知识分子,以为他们已经失去了独立的学术立场,他们附庸于庸俗文化,成为有知识有文化的堕落分子。自然,还有人不喜欢鲁迅的批判态度,以为无论从哪个视角哪个阶层去看,鲁迅都是一个性格偏激的人。他们之于鲁迅的批判,只有一个目的,鲁迅所揭露出来的血淋淋,真的不好看,不忍心看。还不如把伤口包上纱布更有利于社会撕裂的愈合。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