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4-08
说儒
分类: 语文滋味 | 查看: 118 | 评论(0)

孔子是中华文化里公举的第一位先生,最早的一位老师。他教学生学做人,长本事。这个用意与今天的教育本来就没有差别。而今,学校施教还是两个侧重点,教书与育人。德育和学科教学是学校管理的两条线,共同支撑起来教育体系。 说远了,回到正题。本于这个善意,他满嘴漂亮话,充满理想主义情怀。观其言行近乎伪善。其为教化的纯净,修订历史书——春秋,把真实的历史,按照自己的意图,以及所谓思想纯净和政治正确的需要,进行删改。就起主张而言,完全脱离现实。时社会已经从周天子号令天下,变为诸侯纷争。天下大势由合而分,奴隶制解体,自由民的农业耕作兴起,这些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个大势无法改变。或许在历史进程中这个节点正在孕育着下一轮回的分久必合,但这也不是重新恢复到周天下的时代。周天子势微,名存实亡。这就是现实,不会有任何一个诸侯愿意接受孔子的主张,让周天子来统一政权,天下归一。若从政治角度而言,孔子太不懂政治,没有政治眼光,胸无格局。所以,孔夫子就是夫子一枚,一个教书先生而已。 他是读书识字,可以说说道道的人。而且他还是一个好老师,做老师比较本分,奠定了在中国这个职业的良好传统。因而,学生比较迷他,追随他。这是他行走江湖,周游列国的本钱。做老师的本事就是教好学生,而学生有本事就垫高了教师的社会地位。至今也是如此。看孔子要看到他的这两面:第一,他是老师;第二,他不是政治家,不是救世主。我们明白,当时的诸侯也明白,他自己不明白。这就是因为有一个东西在孔子这里起作用了,这就是踌躇满志,自视甚高——知识分子都有这个臭毛病。他们以为几页纸的字符,读了书,有了一点知识,就有本事了,就是救世主了。在别人看来,这就是虚妄,荒诞。 孔子与门生,一直鼓吹周礼,非要克己复礼,开历史的倒车,结果历史的走到了天下归一,政权的建立者,与他们的期待是相反的。历代秦王,是依靠变法和加强国家暴力而夺取政权,建立天下大一统的。这不是仁政,也不是爱民,更惶伦什么周礼。 暴政当权,更证明孔子言论的虚无和不着边际。对于这个新政权,儒生怎么看?他们一定觉得怎么不像孔子——至圣先师所描绘的理想社会的图景。自然这时他们爱说话的毛病又犯了——孔夫子身上就有这个问题。那时是诸侯割据,谁都要任用知识分子,让他们为自己说话,为自己做事,所以言论是自由的。多嘴不是大毛病。可是在天下归一后,这些百无一用的书生,还要臧否人物,议论朝政,自然犯了忌讳,这本身就是无礼。儒学教出来的人,都存在人格分裂——理想与现实总是要在头脑里不断冲突和纠结的。 这就直接导致了这一批儒生的可悲命运——我们都知道这一段历史,叫做焚书坑儒。教育所培育的人,未必要用你做政治家,而是要服务于政治。这两者是有界限的。显然,孔子当初教书,这一点没有交给学生,然后传承下来。到了董仲舒要比孔夫子聪明,他看到了这一点,对于儒学进行了改造——那个陈腐的周礼被抛弃了,而且把向上的关乎仁政的进言转变为向下的教化——后代阐述这个教化的作用,叫做愚民。这么说,有一点露骨,究其本质而言,这就建筑起来道德化的教育和道德化的国家政治。 儒学在被改造后,才让儒生成为后世社会发展中所依靠的积极政治力量。尤其,采取科举取仕,让孔子最初的愿望落了地。如果当初孔子教书,有这个制度,我估计十有八九,他会去考一考的,考得不顺利他还会持之以恒,就其性格而言,他很像范进这个老先生。考试,做官,进入体制内,服务于体制,要为体制说话,不断教化民众,这就维系了中国千年的政治稳定。中国社会的超稳态,与孔子和弟子有关系,又与他没关系。儒学的后世影响和发扬光大源自董仲舒的改造。这个人的文化创新很了不起。 尊古的人,爱儒学,爱孔子。在学习中,他们也会出现思想的纠结,问题就出现在儒学发展中的几个变化的节点。这前后的儒学很不一样,甚至是反向的。看不到儒学是变化的,人人都说自己讲的是真儒学,其实未必。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