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4-08
回忆
分类: 生活试水 | 查看: 120 | 评论(0)

我常常陷入那一段回忆。 在农家院子,泥墙,爬满了丝瓜、葫芦与番瓜,还有扁豆角。这些植物的爬藤,冒着一个一个的尖头,就像射出的箭簇一样,蹭蹭得长。 这就让我的家,几间泥屋,就被绿色的汪洋所淹没了。而我,那一个孑孓的身影,则如一只不系小舟,随着水波在动荡飘摇。心思绵长,就如爬藤上,尖端长出的触须。它们总是要超出于尖头,在最前面,伸出,伸出,想要抓住什么。 最爱在夏夜里探头看天——这里如一面幽深的湖,湖水在头上悬着,凝固了,翠绿色或幽蓝色,水晶一般。这期间有很多琐碎的眼光,漏泄下来。好像,天与地隔着不远。那面有一道玻璃,隔着玻璃很多人在看着地,看着一院子的活泼的爬藤,以及还有一个迷惘的少年。 我看着他们,我确认那里是有人的。我感受到一种温度,眼光的温度,被上苍关注的温度。 思想在聚集能量中,逐渐会把人拔升起来,很快我就觉得身子飘飘,风筝一样。 到底那时瘦,如现在这么胖大,身子笨拙,大约是不会有清灵的思想的。事实上,而今在思想的后面,我能感受到的,不是所谓梦想,一点梦的欲望与冲动都没有。我有的只是沉重,沉重得就像一块石头,被投到地上了。 思想也会陷落。 唯一可以让自己可以愉悦的,就在记忆里了。那一丝温度,隔了这么久,跨越了这么远的距离,居然还会让我动容。 老了,回忆成为了生活的一大部分。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