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4-09
为什么减负这么久不见成效
分类: 教育论说 | 查看: 122 | 评论(0)

减负是我国基础教育的一个持久课题。这么多年下来,搞素质教育,减少课程内容,减少在校时间,控制学习难度,减少考试次数等,进行考试制度改革,提出这么多要求,做了很多探索,一个个政策难于落实。这还是管学校。如今发现校内减负校外加负,由此添加一个新的政策——加强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管理。 这就凸显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基础教育的负担这么重呢?学校在加负,学校外还在加负。整个社会人群,大众期待似乎都在背离儿童的心理和需求,在替他们做主,强制他们读书。只有政府,以及一批主导政策的教育工作者在呼吁减负。这些人的努力,政策的取向,能否达到目的,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吗? 本人还真不乐观。中国基础教育的负担大有几个原因: 一是负担不是针对学生整体笼统而言,要区别不同学生。有的学生读书的基本需要就是为了奠定共同生活基础,未来能够适应现实社会,这偏于公民教育。在知识基础上,更加强调必须、基本、核心,所以不求深度和专业化。对于这些学生而言,态度积极乐观,尊重别人,融入社会,身心健康——满足这些基础需要就可以了。可是,有的学生要担负重要社会责任,他们具有使命感,要在未来社会中成为专业拔尖人才或某个领域的领袖。这自然需要额外的付出,这就是要负重而行的。国外的教育,国办与市场区分得很清楚。国办除了办极少的精英教育学校之外,更强调提供基础服务。这个教育是保底的教育,重视普惠和公平的教育,而不是要拔高提出要求。学生不满意这个基础服务,或许会选择市场提供的教育服务——这个教育势必导向精致化、高水平,追求卓越性。中国社会国办为大,政府担负的责任要宽泛而重大,兼顾不同学生的需要。这就让我们的改革举措顾此失彼。照顾了精英教育需要,自然就让普通的学生感觉负担重了。目前中国的基础教育基本是追高的,高难度的,高负荷的教育。中国教育向市场开放的部分,较少是高端,更多是低端部分。低端部分是政府包不了了,市场来填充,可是这个部分是没有准入的,或者民间无法准入,所以就黑下来,黑下来做。其实,黑下来的部分,不准的部分还存在,就是因为管理失控了。这一部分的经营是没有监管的,经营质量无法保证。现实中出现问题的还都是这一部分。理想的模式,底下的,没有人乐于做的,赚不到钱的,政府要包下来,成为公益;高端的部分要开放,满足选择性和追高的教育。 二是教育目前是个人实现社会晋升的主要通道。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等级制,目前的社会分化,阶层是存在的。而在不同的社会阶层,所获的的社会财富配比有较大差异,也就是贫富之间存在差距。在这个状态下,教育与个人成功的贡献率较大,这是事实,这压迫较多的人为此而竞争。学业竞争压力背后就是社会择业的压力。以我国目前的经济规模和发展水平,所提供的就业岗位还不能充分满足人的发展的需求和选择。就业压力会透射在教育实践,转化为学业压力。欧美社会,已经实现了社会经济发展的转型,社会所提供岗位与个人选择之间的矛盾性不是非常突出。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理念深入人心,各人之间比拼的劲头儿不足。国内外这种差异存在在总体上还是因为大国与穷国,在个体发展上的竞争程度是不同的。 三是中国文化观念尤为重视教育,而且把后代的发展希望寄托于教育,这就赋予教育极大的责任。同样接受教育,中西对待这件事,以及以为这会给自己带来的影响,看法不同。在中国文化处境里,对于教育的期待值要高得多。世界上重视教育的民族,最为突出的有两大族群:一是中华文化圈,二是犹太人。这是中国文化的优势,可是在导致的学业负荷上也会形成负面性。 四是中国基础教育的资源配置不是均衡的。甚至说是严重不均衡的。这给家长本来就负重的心理,在加上一重压力,以为非要获取优势资源,才能具备竞争力,进入更好的学校。因为穷国办大教育,自然要办好一批学校,与之比较薄弱校被关照少,投入不足。两者之间有一道鸿沟。城乡教育有差别,区域教育差别也是显著的。这种不平衡,导致家长有一种急迫心理,以为非要读好学校才有好前途。 五是教育评价与通道还是考试一种选择,导致考试中心主义盛行,应试教育的大局不可改变。这么多年要破除应试教育的紧箍咒,然而事与愿违,应试教育的根基稳固不可动摇。考试,用分数来区分,选拔优秀学生进入好的学校。这是基本事实,谁都改变不了。所以,家长与学生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准备考试,过不了考试这一关,一切都是零。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