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4-23
课文教学是否“OUT”啦
分类: 教学反思 | 查看: 92 | 评论(0)

课文阅读是不是就是“小阅读”,就无法发展出学生的较好阅读能力,是不是在落实任务群教学中这就是落后的做法了?这些问题暴露出当前我们在推进语文教学改革中,政策发布后,教师普遍存在的认识困惑,以及在情绪上存在焦虑的问题。 对此,就我长期观察语文阅读教学,了解到的现实状况,谈一点看法,也算与人商榷。 基于文本的教学,聚焦点在一篇一篇的课文,这种教学主要引导学生阅读关注三个方面:一是课文建构的语言材料与语言应用,二是课文的结构模型与合理性分析,三是文与道的关系与作者表达的意图、情感与思想等。 第一重关注指向语言积累与运用,向作者学习表达,这就包括在锻字炼句上的学习。这个关注主要学习的对象是字词句,自然这个关注不可以脱离语境。因为任何语言的形式选择都与其表达的用意是结合在一起的。第二重关注指向写作的经验与文章模型的建构。作者在行文中,客观需要进行思维的调整和文章结构的构想。在阅读中积累语言模型(词句与语段的组织模式,以及文章的结构模式),这是语言学习中不可忽视的方面。第三重关注指向附着于语言形式和文章形式,或者说语言形式所传达的思想情感与审美价值、哲学意义等。 这个阅读,做法是往文本的深处钻研,把这个微观的天地不断扩大。或许说,课文的文字量有限,阅读的视野有限,可是因为在认知上不断解剖,在细节上发散,在审美上不断丰富,在思想上多维度拓展,这就让基于文本的教学,一样可以吸引学学生,学习的内容变得丰富。这么做的效果叫做以小见大。 文本解剖,尤其往深处钻研,这是让阅读走向宏大的一个办法。老师们在实践中还找到其他办法。再介绍几种: 第一,采取以课文为主体阅读材料,链接或补偿更多阅读材料的办法,拓展阅读视野。这个阅读的核心是课文,再课文的外围又推荐和引入了大量阅读材料。例如知人论世,就是提供阅读背景材料,作者的创作材料来辅助阅读理解。用其他文章为课文的比照,分析异同。这也是拓展阅读的办法。这个时候的阅读就由课文的核心阅读,拓展为阅读视域,也就是说阅读关注范围扩大了。 第二,采取比较阅读或专题阅读的办法,把多篇文章或一组材料汇聚起来阅读。单元阅读、课内外结合起来的阅读、主题阅读、专题阅读,以及精读与自读的结合等,这些我们很熟悉的教学尝试,目的都指向阅读的拓展。阅读的视域范围扩大,阅读积累量增加,无疑可以提升阅读素养。 第三,在阅读体系设计上,我们把课文作为教会阅读的立足点,然后实施分布训练。先助读,在老师指导下自主阅读,进而举一反三,发展阅读能力,最后扩展阅读。我们在学习中提供两类课文:一是精读文,二是略读文。课后,学生要能泛读,也就是他学会自主阅读,扩大阅读。为了支持学生阅读,教师一般要推荐阅读篇目,提供阅读指导。 我不主张放弃课文教学。这或许与强调“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的理念有冲突性。理想的教学,应该给予教师较多的自主性;基于现实考虑,我以为需要在发展教师教学自主的攀登中,铺设半步台阶。这就说是,不要在中小学教育的全学段,不区分学校,每一个教师都可以抛开教材,不教课文,而搞什么理想化的任务群指向的综合实践活动。 改革应该有一个起点,这个起点就是老师们都习惯于教课文。他们会教课文,任务群教学是新生事物,抛开课文,这改革脱离实际,无从落实。在学术引领上,自然需要提出超高于现实的要求,甚至需要用理想追求来驱动改革。在某些教育的局部和个体案例,学校或教师,他们可以在探索中走得比较超前。这些我不反对,而且以为教学的引领正需要学术的超现实,以及改革探索上的先进性。我有一点不同看法的是,改革要找到起点,以及下一步的落脚点。这就是基于现实的考量。 我在教学改革领域,作为一个亲历者,而且还被认为是一个改革者,做了三十几年,算是有一点见识的。我曾经无数次,被先进理论和新锐思想,以及宏大的改革蓝图所激励,而欢欣鼓舞,然而在改革推进中,一旦落地,要老师们去做,不是一个人一个学校去做,要所有人,在我国教育的广域范围都去做,现实的问题就冒出来,改革的推进就变得困难。 所以,我主张改革不仅要往前看,看前景,还要看脚下,知道出发点在哪里,不同的老师和学校是不一样的。然后,考虑改革的下一步怎么走。这是通往理想境地的必要条件。 就语文教学改革来说,课文阅读与教学,就是立足点。我们从这里出发,下一步是什么?这个改革模型就是“课文教学+语文综合实践活动”,即在指向任务群学习的课文教学的基础上,还要探索任务驱动的语文实践活动。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