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5-02
在改革中我们不能做旁观者
分类: 教育论说 | 查看: 58 | 评论(0)

有政府项目,组织教师高端培训,要诚挚邀请一些顶级学者讲学。那一段时间,打了很多电话。这些人都是忙人,一般拒绝陌生人电话。 我在现场,在听与讲之间,在一旁观察。这个第三者角色,可以让我较多了解,在学者布道,与听讲的人——我们组织的培训针对的是一批实践工作者,要引导他们如何解决具体问题——双方的认知差异。 布道者,他们的讲稿是预设的,甚至是讲过很多次的,有的已经烂熟于心。在他们看来,在实践层面关于政策的认知不够,不理解改革的意义,也不懂得如何推进改革。所以,其宣讲不外乎要把政策的现实针对性与远景规划讲清楚。 底下听讲的人,懂得这个道理。他们不懂的是,国家的政策传达到省市,再到地市、县市,进而是学校里,最后才会传达到教师本人,这些方面都在做什么,已经做了什么,以及在这个管理体系里,我在实践层面,需要如何实施。这就是落地的问题。他们常常听得一头雾水。政策落地,需要有物质条件、制度建设的准备、参与者的共识与集体行动,以及外在评价机制的配套。 知道这事要做,怎么去做?这还需要实践层面的规划,在面对具体问题时的解决问题的方案设计。再往前推进一步,要知道改革的策略与方法。这就属于经验层面的东西了。 遗憾的是,学者的宣讲,他们的认知都在宏观层面,关于政策落地的事,无人理会。 在这个宣讲的现场,我的疑惑是,好像人人都在管着最上面的事,讲的都是宏观性的思想和理论,大家都坐以论道,而无人真实关心怎么去做;甚至我直觉以为,每一个人所想的并不是,要我去做什么,我去做什么。 问题是,总要有人去做呀!问题,问题,问题!在实践层面,去做的人,所面临的是一连串的问题。不能面对问题,不去尝试解决问题,不给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政策在不断宣讲中,再美好的蓝图,也显得很缥缈。 总要有人去做一点什么。在这个教育文化现场:学者与教师对话,我见证了这两者之间的隔膜和距离。教研员居中,我们或许就要发挥这个中间桥梁作用,积极探索理论思想转化为生产力的有效措施和方法。 这是我想到的。如今我们的脑洞里塞满了问题。这些问题,要一个一个来解决。个人的力量很微弱,或许以我们个体的力量一个问题也解决不了。可是,去实践,注重去做,致力于科研,总比看着问题满天飞要有实在意义。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