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5-07
当下谁来做学问
分类: 生活试水 | 查看: 165 | 评论(0)

云南省长不识“滇”,北大校长念错“鹄”。这两件事引发舆情,持续发酵。 大众吃准了这两人,咬上不撒嘴。其实,他们不是针对两位官员,而是针对中国在现代化发展中我们的文化导向,以及对于若由如此白字先生来领导各区域各行业的现代化进步存有疑虑。 在现代社会发展中,人力资源竞争已经成为国家竞争中最为重要的资本。就中国而言,我们是人力资源大国,却不是人力资源强国。如此判断的缘由很简单,那就是代表一个国家最高科学技术水平的大学,在全球化视野下无法成为一流大学,无法培养一流学生。这就是钱学森之问。 有人说,钱学森心里是有答案的,他是明知故问。他说给温家宝听,温家宝是时任总理。他希望一个国家和政府的行政长官要懂得,中国发展经济,实现创新发展,短板是科学技术。没有超一流人才,世界范围顶级人才的支撑,中国的创新发展就没有根基,而这需要破除一个魔咒:读书人用意不在学问。这个社会最尊贵的,最能体现社会价值的,最应该发挥作用的,未必是官员而应该是知识分子,尤其是超一流的知识分子。我们要把一个官本位的社会转变为一个尊师重教,树立学术权威的社会。 社会文化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还是尊师重教?不同的文化价值倾向,决定了这个社会是如何发挥人才作用的。中国古代社会,把一大批知识分子,即社会精英圈养在官僚体系内,他们在体制内发挥作用。这和西方社会发展中,一大批读书人在广泛质疑,积极探究,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总说,中西文化不同,其实最大的不同在这里:知识精英是投入科学研究,推进生产力的进步,还是养尊处优,成为被社会供养的官僚? 而今,制约中国现代化发展,尤其是工业化持续发展的瓶颈,还在这里。学而优则仕,知识分子所钻营的不是学问而是权术,这个社会文化基础不被破除,则中国这个后发大国如何实现科学技术的超越呢? 钱学森之问,所问的是当下中国谁来做学问?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