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5-08
文明新生的痛感
分类: 语文滋味 | 查看: 115 | 评论(0)

东西方文化的发育,似乎是一开始就走向了不同的方向,而今这种反差非常显著。我想,或许这种文化的不同是由于对待继承和创新的认识差异造成。 人类与大自然竞争时期,这种客观状态让人性的野蛮一面尤为彰显,我们称之为大无畏的勇敢精神。中国古代的殷商战争、古罗马征服世界的战争等,我们都可以用头脑勾勒那时的战争血腥场面。中国文化率先从严酷的关乎生存的,你死我活的竞争状态,转入追求共同愿景,有共同价值观,而且主张宽厚包容,有仁爱之心,行为态度较为冲淡的人生行为。 这个主张的出现需要一个基础性的社会条件,那就是天下大一统,世界平和了,开始出现繁荣的农业生产,大家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即自然竞争和社会竞争都如一场暴雨过后,矛盾性不再尖锐,主流民意主张和平,要过一种和谐与幸福的生活。如此,我们就能理解一个现象,儒家思想出现在战乱时期,为孔子倡导,可是在春秋和战国,天下大乱的时期并不被重视,不会成为当时的主流价值观;非要等着一段历史风云平复了,到了秦汉两代,天下归一的局面形成之后,所谓儒家思想才会逐步被人民认同,作为主流价值观得到传承。 中国的地理环境具有天然的封闭性,南方的丛林和未开化、东北的严寒与人迹罕至、西北的荒漠连绵的山脊、东面的海洋,这样的包围圈让中国就像躺在一个婴儿床上,这个帝国除了内部的冲突之外在很长的时期可以安享平静的和谐的生活。其他欧亚大陆,各种文明的冲突不断,所谓战争的瓜分和掠夺不断演绎和重复,从而颠覆了一个又一个的传统文明,也中断了很多文明的延续。在这个紊乱的环境下,保持竞争文化,有足够的忧患,警惕敌对方,这也是必要的。 欧洲的近代工业革命其实是逼出来的创新。在国内农民因为土地垄断而大量失业,要寻找生存办法;而以商业文明作为主体的国家,在贸易的道路上无法向东方延展,于是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寻找海陆,找到到达东方的海上航路。这种探索是大无畏的,这个选择就个人的际遇而言几乎是九死一生的。所以,我们现在说到哥伦布、说到麦哲伦,这些航海家大家都无比钦佩,正因为如此。这条死路被一批勇士闯出来了,后面有了航海大发现,有了美洲的发现,有了非洲的掠夺,有了殖民地的瓜分。这些都不是好事,都体现了一批野蛮者对于全世界的征服。而就当时的欧洲和中国文明的比较而言,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生存挑战,所以安逸、保守;而欧洲就是在这个为图生存而寻找出路的过程中,发现了大世界,发现了广阔的海陆。 后来的霸主是美国,这个国家与欧洲比较,它又是一个新生文明。所以,欧洲保守而美国则主张竞争。竞争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近乎自然状态的,野蛮性的文化。所谓创新一定不会在慵懒的生活环境下产生,它是人被生存逼迫出来的一种竞争结果。所以,美国一开始是后发国家,在二十世纪就发展起来,成为新兴的世界领导者。美国的强大是因为其倡导的竞争文化。到今天为止,美国人没有放弃这个主张,他们看重竞争要超过其他生活特性的要求。中国文化主张天下归一,人与人是平等的,社会是和谐的,人都没有太多欲望。由此创造一个人们秉持中庸主义的态度,彼此无害的,低欲望和无欲望的,与现实社会高度适应和妥协,非暴力的世界。 儒家思想强调在不平等制度下的矛盾调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在这里。这个东西如今在中国现代化发展中的传承和与竞争文化构成冲突。我们在脑子里所纠结的,对于现实发展感到困惑、不理解,甚至抵触的,其实就是这两者制造出来的文化漩涡。改革四十年发展起来的竞争文化,让中国积累了财富,也积累了社会矛盾。这与我国文化传统心理是不协调的,而今这些矛盾都充分暴露出来。 或许这就是一种新生文明产生的阵痛。我们如今就在这个新生文明的痛感中焦虑。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