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9-26
说说中国教育的衣钵
分类: 教育论说 | 查看: 33 | 评论(1)

钱穆谈历史,他关于中国教育历史经验的分析,很多看法至今有借鉴意义。 他以为西方教育是从三个方面为人的发展提供教育:一曰宗教,这为人的发展提供精神慰藉的东西,为人类文明的延续打好价值观的基础;二曰国民教育或叫国家教育,西方在长期政治分化和国家对立的环境里,人民普遍有这种愿望和诉求,要为国家发展提供力量支撑,这就包括知识、技术和专业能力。三曰自由教育。西方重视个体自由,强调在人的社会化的过程中个体要参与竞争,保持自由活力与创造力。比较而言,中国教育则是一种单线的,单一关注的教育。即设计学业发展的路径,并且通过科举取士来实现个体接受知识教育后的社会应用。这是一条窄化的道路,是学业赛跑的道路。我们今天把这个教育模式叫做应试教育。中国古代教育的传统如此,而今作为衣钵被传承下来。 中国教育因为设定了一条官僚入门的路径,由此把教育窄化为政治教育,甚至是与之绑定,教育就是政治教育,所以后来的儒家教育就造成了人们思想的固化。而且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可以获得社会认可,成为官僚。加入这个集团的,还是少数人。大多数人跑下来,半途就被淘汰了,成为教育的失败者。他们对于这种模式的所谓成功并不认同。所以,中国文化里还存在着所谓边缘者的发声,他们在落魄之中,或仕途坎坷,或遭遇贬谪,或怀才不遇等等,于是总是用诗文发声,于是出现了牢骚文学繁荣。这种教育并不能全面服务于社会发展,也造成了知识教育窄化,没有支持发展出科学技术的繁荣的局面。这种教育对于国家的贡献率比较低。毕竟一个社会的官僚阶层是少数人,读书晋第,改变命运的总是少数人。这个做官的道路,成为人上人基本还是作为优势社会资源被贵族阶层所垄断。有人说,科举取士为贫寒家庭的孩子提供了改变命运的一条通道。这其实是夸大了科举取士的成功率。 中国教育鼓励一个人的道德完善,把修身作为晋第的第一步台阶。在这个道德化的过程中,把社会等级制——强调对于等级制的认同和服从作为道德的基础。这在本质上是驯化的教育。文化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带有的野性,要让人变得温和、文雅、顺从。这就把个人自由、自主的部分割舍掉了。中国教育里反对个性化,没有鼓励创造的因子。这就是中国教育在促进人的发展中的第一大短板。这与教育的政治化,鼓励学生读书取士有直接关系。而在关乎一个人的精神需求方面,也就是要超国家需求方面,中国教育中融入了道家的释家的东西。儒家是强调一个人适应社会规则,融入社会,这是入世的学问。而道家则强调一个人要出离红尘,要返璞归真,到自然世界里修炼出被抛弃的个人自由。儒家把自由的,自然的尾巴割掉了,大家在融入社会的过程中,发觉这很痛苦,于是要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尤其是在经受社会挫折之后,他们自然希望回到与自然亲近的境地,要把自然的自由的人性中这个非常重要的东西续接上。道家倡导的悟道。这个道,不是入世的道理,而是回归自然的天道。释家也是强调自我反省与觉悟的,它强调要放下很多人生之累,要回到生命之初的一无所有时的自然快乐。道家与释家,不管是思想教育,还是宗教影响,都是要把儒家教育的失败者,这是大多数,把他们从社会化中的痛苦里救赎出来。 与儒家教育不同,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在儒家主流教育之外,还要补习,加上道家的东西、释家的东西。在很多人精神世界里,是儒释道三家的思想合成起来的。在一国教育提供的营养不足的时候,学生的个体发展总是要把其他方面自觉补充进来。这个现象很能说明问题。教育施加的影响是外在干预力量,而一个人的学习主动性是天性,是不可以被泯灭的。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