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9-30
说说“居中”教书
分类: 教育论说 | 查看: 35 | 评论(1)

我最初在一所农村学校教书。那时有一件事,对于我是一种打击。说说这件事。 我有一个学生,孩子很和气,可是他读书不好。他不是不读,就是读不懂。他是个软脾气,总是一副笑面孔。你批他,他就笑。这就让你慢慢没了脾气。 他的父亲也是老师,与我们是同事。所以,班里的老师跟孩子没法了,就去告诉父亲。父亲就很生气,他也管,可是读书读不懂不是批评和从严管理就能改变的。最后,一位老师跟他的父亲说,我是服了,烂泥不上墙。这有一点像孔子说,朽木不可雕。 实在没法了,父亲要给他找出路。区里师范学校办小班,就是小三科——音体美招生。老师们就出主意,让孩子走这条路。他就放下文化课,去城里读了一美术培训班。一个月后考师范,他即考上了。 师范三年,这很快过去了。学校里都互为传告同事的好消息。他的儿子毕业了,当老师了。 孩子出息了,作为老师本来应该是高兴的。可是,这个消息对于我却是一个小小打击。这一瞬间,自我建立起来的的职业优越感,以及对于教育事业的神圣感突然崩溃了。 原来做老师就是这么平常,这么普通。或许这个例子很极端。后来听一位校长说,当老师是好汉子不干,癞汉子干不了。他一语中的。在中国文化传承历史上,一般情况下读书好的也不做老师,非要“居中”才选择某这份工作。教育的神圣感是我们做老师的一份人设吧。 日前,随队去区县做教师队伍建设情况调查。在某个涉农区县,听到反映教师进门素质不高,不适应教学需要的问题。尤其是在小三科——音体美,找不到人。 与我之前说到的故事,已经三十多年了。在教师队伍建设中尽管已经大大提高了教师学历门槛,可是入门素质不高,读书“居中”才选择教书,这个状况未必得到了改变。说出这个话来,再一次让我多年来慢慢恢复,重新建立起来的教师职业的神圣感与渴望全社会尊师重教的信心,再一次受到打击。 按照理想的预设,应该是选择最会读书的人,最有学问的人来教书。他们掌握读出规律,会读书,有很好的思维能力,最有可能把孩子教育好,让孩子们青出蓝而胜于蓝。这就是我所建立起来的人设。 社会现实未必与这个人设保持一致。随着教育的普及,这个职业的参与者人数庞大;而且社会分工日益精细化,更多的职业所需要人才更需要创造力,渴望截流高级人才。这两者共同作用,影响到教师职业选择的结果。虽然无奈,可是也要接受这个现实。教育改革做好教师队伍建设,把入门的关口工作做好,也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