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09-30
我的教研反思
分类: 教育论说 | 查看: 93 | 评论(1)

教研是一个大众化的传播渠道,与老师讲话不能太学术太理论太玄虚。这让我较为注意把学术性认识与教育教学实践结合起来,用通俗化的方式进行表达。尽管如此,如今我的表达还是趋近于让人难于理解。有人提醒过我,说过去就读我的博客,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读不懂了。 脱离大众语境,教研就架空了。这不是一个好的改变。于是,我进行反思,发觉在个体的改变中,越来越多关注政策的改变,以及改革的动态、学术的前沿。甚至,在思虑上也越来越窄化,走到逼仄的境地里了。 教研工作做久了会有撕裂感:一股力量拉动你要向上,关注最新的改变,落实政策,这是由上而下的管理策略所决定的。在教研岗位上,我们是身不由己。可是,在实践层面,作为教师,他们更多希望政策可以落地,理论可以转化为生产力。而教研其实已经脱离了具体教育教学情境,与实际拉开了一点距离。具体说,做教研说话与做教师说话,以及他们想的事,是有所不同的。 当我力求改变别人思想与行为时,不了解和理解对方,这是最大的问题。有时我在想,或许是屁股决定脑袋,当使命促使你去谋划和解决教育关注的宏观层面问题时,你所增益的是高远处的展望,很遗憾这让你失去了对于行走的踏实的感觉。我想自己还是要进学校,要听课,要上课,要深入教学现场,要与教师做无距离沟通。这是做好教研工作的基础。失去了学术立根的土壤,也就意味着无法成长出教育教学的成果。 距离一线远了,距离课堂远了,距离学科教学远了,距离教师远了,说一些老师听不懂的话,这本身就是在提醒我——教研有一点脱离本位了。而今,我会写一点散文、小说,让我离文学近一点,与语文这个课程近一点。我还会读课文,看看教材,读读课标,与语文课程近一点。再有就是写一点文化散论,我总觉得语文学习在四个纬度的素养里,我这一辈人属于文化上的文盲,与传统与现代文明隔绝了。如今我有意愿要补偿这一个缺失,从文化视角,从现代文明视角,再去读课文,或许得到的东西更丰富一点。 我还会关注教育与教研,在这个岗位上,要增加专业化素养,做好教研指导和参谋。近年写得多的是这一类专文,都是随想类,有一点读书体会或感悟的意思。虽然这些文字不够学术,可用于交作业,由此作为入门的练习。 我会去站讲台,去听课。这也是要给自己留作业的。近年来有一点小封闭。把自己孤立在一个特有的情境里,沉沦、痛苦、彷徨、纠结,这种情绪化破坏了我的学术专注性。因为听课少了,讲课少了,与老师接触少了,对于教学了解少了,所以说大话说官话说似是而非的话多了。这是需要自我觉悟的。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