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红保
  •  
  • 首页
  •  

 

2010
03-26
“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PK’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之思考
分类: | 查看: 3223 | 评论(10)

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PK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之思考

教授的讲座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大家都已是非常熟识和广泛认可了的。

今天上午胡惠闵教授的讲座基于学生经验的学习活动设计,同样也受到广大学员的热捧,于是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的观点正逐渐深入人心。

激动之余,有人就开始困惑了、茫然了:教学到底是基于经验的?还是基于标准的?怎么好象都挺有道理的?于是,关于教学识基于经验的,还是基于标准的之争,开始在学员之间蔓延开来。

那么,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是否是在PK“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呢?要澄清这一问题,首先要从《课程标准》的地位谈起。

国家《课程标准》的性质和地位,简单地说,应有以下几方面:

1.《课程标准》主要是对学生在经过某一学段之后的学习结果的行为描述,而不是对教学内容的具体规定如教学大纲或教科书)。

2.课程标准是某一学习阶段的最低的、共同的、统一的要求,而不是最高要求。

3.标准的描述是分层次的,可达到、可评估、可理解的。

4.标准的范围应涉及"全人"领域:其中包含学生的认知、情感与动作技能。

5.国家课程标准具有法定的性质。它是教材编写、教与学、课程管理与评价的依据。

 

虽然,目前我国初、高中的学科《课程标准》还处于实验阶段(如各学科的课标都会注明实验二字),其中还有许多不完善、不准确、尚待修改的内容,但其地位却是毋庸置疑的——这正如我国多次修改宪法,但并不影响宪法的地位一样。《课程标准》也是教与学的根本大法,有着类似教学宪法的地位,其它所有准则都是在依据《课程标准》的基础上的具体衍生。

说到此,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的关系应该是比较明确了,再用一个浅显的例子说明:基于课程标准就相当于基于宪法基于学生经验就相当于基于刑法(或民法等),我们说据刑法××条,判定时,虽然没有提到宪法,但宪法其实已在其中了。

那么,接着的一个问题就又出现了:既然教学已经明确要基于课程标准了,干嘛还要搞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

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只需要做一个简单的类比——“既然有宪法了,干嘛还要有刑法、民法,答案就很清楚了。事实上,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主要的关注点是教学的深广度,或者说,其主要任务是在规定教学目标,但对达成这些目标的教学设计、教学评价等的指向则是非常笼统、操作性较差的——这就为具体的教学实施留下了很大的空间,于是许多教学流派就应运而生,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就是其中的一种。

综上所述,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其实,更准确的说法应是基于课程标准教学之下的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因此,二者根本不存在PK的问题,本文标题中的PK也自然要戴上引号了。

 

孙红保   2010323于华东师大

 

注解:PK有两个渊源,一是指网络游戏中的玩家之间彼此对打,源于英文Player Killing的缩写;二是指足球里的罚点球,也就是penalty kick的缩写,引意为一对一单挑,只有一个人能赢。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