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聪丽
  •  
  • 首页
  •  

 

2018
12-04
让学科素养落地,学会“驾车”和“开处方”。
分类: | 查看: 35 | 评论(4)

12月1日听了崔允漷教授进行了“学科核心素养的教学变革”的报告。崔教授首先以28份优秀的教学设计作为例子,28份 教学设计中有3份没有目标。有6份目标的主语是教师,如:“让学生”“引导学生”“激发学生”“培养学生”,有18份是目标+重难点。我们的撰写的都是教案,这些教案都是站在教师的角度,而不是站在学生的角度。崔教授的讲座让我醍醐灌顶,是啊,倡导了多年的教学改革,都没注意我们在写教学目标时候有无反思自己是从哪里出发,是站在教师自己的角度,还是站在学生的角度呢?我们备课时关注点在哪里,关注的是教材处理还是目标清晰?关注的“有无告诉学生”还是“学生有无明白”?关注的是“时间占用”还是“检测目标”,关注的是“多做练习”还是“检测-巩固-提高”?崔教授在提到怎样理解知识、技能、能力与素养的关系时形象地用“考驾照”进行举例。如果说交通规则是知识,移库是技能。知识、技能要变成能力需要有真实的情境,所以需要路考,路考检验的是知识技能在真实情境中的应用水平,这就是能力。有了能力不一定有素养。什么是驾驶素养,安全驾驶就是关键能力,礼貌行车就是必备品格,尊重生命就是价值观念。从能力到素养,一定需要学习者主体的反思,是主体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结果。因此,素养是靠学生自己悟出来的,不是靠教师教的。教师不只是教学生学会读书(知识与技能),还要教学生学会做事(能力),更要教学生学会做人(素养)。 我们的教学变革是指向学科核心素养的教学变革,首先是确定学科素养目标,学科核心素养目标已经超越学科内容知识体系,从教育目的,到学科课程标准,再到课堂教学目标,建立一致性的目标体系,教师要学会课程标准分解(具体化)和叙写。如何叙写,郭教授提出一定要把深度学习设计出来。在这里郭教授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把教师撰写教案比喻为医生开处方,医生开处方就是告诉病人要做什么,如需要做什么检查,吃什么药,处方的国家标准是怎样的。教学方案就是教师开给学生的学习处方,让学生明白去哪里、怎么去、怎么知道已经到哪里了,而不是告诉别人“我”要做什么。接着郭教授对三类学习进行了比较,虚假学习中学生似容器,我们教师拥有一桶水,不断灌给他们,目标就是教材中的直接答案,评价只管对错,而浅层的学习学生只顾死记硬背,机械操练,教学侧重在记-背-练的学习方式。而只有深度学习学生是积极主动的学习者,教师是引起、维持、促进学习者,内容是真实情景问题解决的任务,教学视高投入、高认知,高表现,个人化学习,评价则遵循“真实情景问题-任务表现-反思”。我们应该变“教材内容”为“教学内容”,教材内容即专家编的教科书的内容,而教学内容即与目标匹配的内容,像教材专家一样思考,建构单元系列,从单元的目标出发,重组教材内容知识点,建构单元方案,以一个学习单元为单位,整合知识、目标、情景、活动、任务、问题、学习方式等,为学生学习和教师教学开处方。用教材教即教学化处理。知识条件化:从何而来,补充背景知识(有趣),知识情境化:到哪儿去,创设真实情景;有用,知识结构化:体现本质,便于记忆与迁移,要有意义。要实施教-学-评一致的教学。现在的新课堂应该是这样的:目标1(教学1+评价1)+目标2(教学2+评价2)。我们的课堂往往只重视教学目标,忽视学生的学习目标和学习评价。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