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8
12-07
说说认知局限
分类: 语文滋味 | 查看: 18 | 评论(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局限性,也就是说,或许根本不存在个人所谓绝对的,永恒的正确。这个思想在本国文化土壤里是难于被关注和认同的。在一般情况下,我们容易堕入一个境地——以为我是唯一正确的,而且自以为是真理的捍卫者。一些人文学者,往往因为有一已之长,在宽泛话题的讨论中,即使在跨越领域上也保持优越感。他们习惯的做法,就是把别人置于死地,批倒批臭,使之万劫不复。 有一个例子,引发我做出这个思考: 中国古代小说有四大名著,而《三国演义》《水浒传》在民间认知度很高。因为在流传中,被不断演义和完善,虽然有作者署名的版本,可是毕竟在不断研磨和雕琢中,较多融入了大众文化思想,所以这一类著作具备社会文化色彩。自然也因为故事的演义,以及这两部书的流传,深刻影响到中国大众文化的传播。 很多文化名人都参与到名著阅读的讨论中。鲁迅、胡适,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活跃分子,都有评鉴。而刘再复也著有《双典批判》。鲁迅是文学家,也是思想家。他以社会批判著称。在他的认知里,两部书的文艺性特征自然重要,可是其表达所渗透的文化观念和思想,以及这种大众模板造就的作品与文人个性化创作之间有很大差异,这才是鲁迅审视的重点。这是鲁迅表达的重点,也是他的局限性。胡适的文化背景比较西化,小说也是比较西化的东西。在中国文化里,它不太入流;而西化的小说则是文学主流样式。在这个知识背景下,胡适看待双典自然也就不同。这是胡适的认知特点,也是他的局限性。刘再复是哲学家,他以双典做样本,要参悟的是中国古代文化,尤其是民间文化的特点。而且他立足于批判,而不是褒扬。这也有时代背景——《双典批判》著作于2010年,正在中国社会推进改革遇到困难,舆论以为进入深水期的时期。作为文化学者,刘再复的双典阅读自然要做文化反思了。 他们看待双典,虽然都是文化名人,学术上也是大家,可是还是带有认知局限的,包括个人局限和时代局限等。近日有孙绍振与刘再复商榷。他以为双典之所以成为典范,因为具有文学的典雅之美。他以文学的审美作为理据,驳难刘再复,以为鲁、胡、刘诸人都是缺乏文学审美能力的。甚至由此怀疑他们的评判双典的文化立场,是否是西化的,是否是反传统的。这种话我们最近常常听到,接下来还可以推理到数典忘祖,文学立场错位,没有正确价值观等等。孙的发言,也有他的立论角度——基于文学审美来发表观点。注意——他审美,与刘再复审丑不同。在文学鉴赏角度看,审丑也在审美包容之中。很遗憾,孙以审美排斥了审丑。孙绍振是语文教育领域的名家,之于文学鉴赏底蕴深厚。其大量文章,都是关于教材中典范文章的审美分析的。他可以独辟蹊径,探寻到文字的魅力。因为他的基本立场是语文教育,要传播主流价值,而且要教会学生发现文字之美。毕竟,中小学的课堂,审丑和批判不是主流。长期专业训练,所固化的思维,让其习惯于用文学审美,用教育的坚持正面教育,来阻抗鲁迅、胡适和刘再复的文化批判。 可知,孙绍振具有专业领域的优势,而他先天是有认知短板的。如果说,人在专业上有局限是职业发展上的宿命与劫数的话,谁人不是天生宿命和劫数难逃。孙绍振是语文教育大家,我也是修语文教育的,他是我所敬仰的人。可是,恕我不恭,我要说,谁不是术业专攻啊,因有一长便存有一短。 我其实感概的不是所谓大家都有认知局限,而在于当一个人跨越专业时,他的专业思维其实无法让其保持认知优势,其具备的不过是优越心态罢了。而在这个境地里,他们往往失去了学术的包容性,不存与人的思想的尊重,话语一旦脱离讨论的,平等的语境,这个语态无法维系学术的尊严。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