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9
01-04
悟孔孟之道
分类: 语文滋味 | 查看: 43 | 评论(0)

性本善或性本恶,是说不出对错的,尤其用例举法。所以孟子把这个讨论限定在向善论。即一个人的生命发展,现在叫成长,就如水流向下、草木向上一样。而且因为人性向上,所以才会辨别善恶。以善恶区分来寻找出善心善行,鼓励向善。这么说,就让儒家的思想纯熟而且更有道理。孟子还善辩,其思想兼具原则性与灵活性。这很厉害。你讲原则,他与你说我也有原则;你说要灵活,他说灵活固然必要还要有原则;你说,还是要有原则,他说原则与灵活要兼具,灵活让你有智慧有创造力,原则让你有操守。遇到这么一个辩手,你基本没脾气。 孟子说理要超过孔子。孟子游说,大家都说有道理。可是,说说行,没人真用儒家的办法治理国家。这也关系到人性。因为儒家的政治理想是仁政。仁者爱人,君主要爱民。 就从这么一条看,仁政思想就是违背君主初心的,或叫本心。当时建立的政权是家天下,把天下收为私有,这就是私心。维持这个国家体系需要豢养官员、军队,哪一样不要钱?这些名义上属于国家的钱从哪里来?当然要取之于民。而且诸侯争夺天下,打仗也要花钱,要有军队就要征兵,需要农民服役。这件事也是人民不喜欢的。官民之间天然有矛盾。现在我们看明白这件事了,以为这是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本来两者矛盾很深,不可调和,可是孔孟却去调合和游说,可知这个结果,受到冷遇理所当然。说到这儿,我不觉要为孔孟的布道精神鼓与赞。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勇。 儒家的立论偏于理想。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相对而言,在民间孔孟学说更容易被接受。这就发展出民本思想,在政治上的民本思想,迎合了百姓的政治需要,他们爱听而且希望理想的社会就是实行仁政的。 孔孟思想在后世成为主流价值观,而在春秋战国时期不被君主理会,原因还有两个: 其一,春秋和战国是乱世。利益之争导致人性取恶。你不是说,人性向善吗?那是有条件的。当你与人为善时,回馈也是善意的,这自然鼓励了向善。可是,在乱世,我与人为善,回馈是反向的。这应了一句老话: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老实人吃亏,道德严重滑坡,所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就是孔子所抨击的社会现实。在这个处境下,以恶制恶,这是人们最为直接的反应,也是应激反应。除了法家的办法是个办法,说漂亮话的儒家和墨家,都无法发挥作用。 其二,到汉代董仲舒推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其实已经对于儒家思想进行了改造。这个儒家,成为官学,解释权收归翰林院,由御用文人去解释。所以,等级制,教化百姓服从,建立礼法制度,这些东西被保留下来。用于约束君主的,强调君主爱民的方面被淡化了。你想啊,秦代是严刑峻法的,搞得是苛政,敢说话的儒生被坑了。儒学被改造,这就有了现实基础。汉代复兴儒学,给了一条出路,儒生被收编为御用,成为吹鼓手。再到隋唐建立科举制,官学与取仕对接,儒学已经演变为一种钳制自由思想的东西。这也是现代进行儒学学习,很多人要到《论语》、《孟子》那里寻求本意的原因。 孔孟的学说,不被君主采纳,他们游说无果,然后退身回家继续布道。这让他们保持了学术的独立性,以及他们看问题的民间立场。所以,在读《论语》与《孟子》时,我们看到了其中洋溢的最为朴素的民本思想,这是由他们的民间立场所决定的。假设历史发展不是这样的,孔孟也成为权贵,他们依附于一国君主,站在民众的对立面,那么或许其思想就不是这样的。不是说,屁股决定脑袋吗?感谢君子固穷,感谢孔孟的备受冷遇,感谢他们在民间的布道。原来思想的先进性是这么建立起来的。这是先贤当初明白的那个“道”吗?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