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9
01-07
周作人与一个女人
分类: 语文滋味 | 查看: 25 | 评论(0)

一个男人败在一个女人身上,我为周作人唏嘘。 他的命运为夫人所左右。他在日本娶妻,名羽太信子。这是个很霸道的女人,有一点神经质,发作时歇斯底里。周作人也只能由着她,她就是人们所说的作女。 当年周家败落,鲁迅在回忆文章中写到过,他年少失怙。父亲死后,他客观上与两个弟弟是长兄为父的呵护关系。直到他在北京教育部公干,有了一点积蓄,买下八道湾的院子后,周家一家才在北京重新团聚。从这件事看,周树人,即鲁迅有很强的家庭观念,对于弟弟们还是很照顾的。 这个大家庭要靠鲁迅和二弟周作人来养。当家的是羽太信子。此时,羽太信子的妹妹与周建人结婚,他的父母与弟弟也在北京,要她照顾。可以想见,羽太信子在给周家当家的同时也在给本家当家。鲁迅对于羽太信子当家是有意见的。她大手大脚,花费无度。 由此鲁迅与二弟结怨。周作文性格上有一点软弱,耳根子软。媳妇挑拨,她比较事儿。因为她的缘故,周建人与媳妇——她的妹妹关系也不好。 这个羽太信子在周家是没有好评价的。周作人为了她与鲁迅反目,也就是与大家庭决裂。 也是因为这个媳妇,周作人没有撤离北平,后来成为汉奸,为日本服务。为此,周作人获刑十年,他也后悔,可是他的人生已经被羽太信子绑定了。这也算身不由己吧。 夹在两个哥哥之间的周建人不好说话,他保持缄默。而在本心他是不喜欢那个二嫂的,对于她所制造的这个结果——一个和睦的家庭关系破裂,他也是心有怨气的。 当他读到鲁迅的散文《风筝》时,便懂了大哥的想法。这一则文,似乎是在怀念与自己的童年生活,其实所念想的本来是一家三兄弟之间的感情,而今却因为中间夹着一个女人,让这个关系割裂开了。这话是说给二弟听的。 唉,一个人没有自主性,尤其是大男人,让女人绑定了,这是他人生悲剧的根源吧。读周作人的散文,除了小资之外,还觉得这个人心念如水,平平淡淡的,看来这也潜在着忧郁与软弱。 文如其人,大概如此吧。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