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9
01-07
寻找历史真实
分类: 生活试水 | 查看: 30 | 评论(0)

中国人重视历史,一千多年的文字历史备受关注。一代一代文人,都把精力投放在历史研究上了。所谓文史不分嘛。可是,就那么几本书——二十四史、二十五史,一些故事人们已经烂熟成诵,按说还有什么可以读下去的? 历史是小姑娘,任由人打扮。这就好理解了。大家读史,各自寻找的所谓真实,其实就是自己的解释。正因为如此,历史研究是一个不断丰富,被叠加的现象。顾颉刚发现迭代现象,说明的是历史的延长,是往前后两端增加的。往前发展,这是自然规律。历史往前追溯则是神话的过程。除了这个叠加之外,还有一些叠加和变异,表现在抹黑和神话人物。古代历史是领袖主导,英雄推动的。所以,历史书籍总是为大人物树碑立传。英雄逐步神话,甚至伪圣化。其对立面则被抹黑。一朝新立,造反成功后,自然要为自己的政权合理性寻找依据。只有把对手说成离心离德,有悖天命,则让自己的造反谋权说成合理合法的。 历史立足于讲故事,《史记》把这个手法演绎到极高水平,甚至被誉为艺术性表达。艺术化,其实与客观表达是有冲突的。讲故事,有细节,有对话,有心理活动,其实任何历史讲述都无法,也不具有这种可能性,复原细节并钻到人的心里了解他真实的思想和情感。所以,即使回到史料与文本上看,历史记载也是主观性的陈述。中国人崇拜文字,这是象形文字所赋予的力量,正如文字起源于绘画,与占卜和祭祀关联,文字潜在着力量。在历史记载中,我们总是赋予一种特别解释与情感,以为我说的,我听到的就是真相,就是事实。这让我们对于历史记载缺乏怀疑,至少这个方面的声音很微弱。听到故事,读历史书,在别人的演讲里,我们以为多了这么一层解析,我就明了了历史真相,其实也是进入了一个新的解释里。有时这个解释更近似于猜想——就像我们看宇宙,看不到边际,我们无法想象在无限的无限之外是什么。历史研究更主要放在了对于历史事件解读上,或叫猜想。 既然我们承认主观性表达为主体,那么话语权就显得格外重要。过去历史记载有史官制度,为官方修史,话语权是官僚政府主导的。其他的不可信,我们叫做野史与传说。现在历史的解释已经大众化了,喜欢历史的人很多,传统还在,所以一件事一个人很多人参与评说。这就造成了认知的多元。谁都说我说的是事实,我是了解真相的,其实这些都是各自对于小姑娘打扮。出乎民间立场,个体化的表达,我们不难发现独立性的解读,然而这里面是否有真相,我不敢相信,正如我们不否认在正史的记载里还夹带私货一样。个性化的历史表达,一定存在更多错谬。 在没有真相的紊乱性的讨论环境,我们都参与讨论,目的何在?我们在这个参与讨论中要寻找的真相,其实不是历史的真相,而是真善美的东西,是构建进步和文明社会应该坚持的东西,以及促进历史发展的合理的东西,也就是正确价值观。这才是真相,超越一般内容的真相。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