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首页
  •  
  •  
  • 新建页面
  •  
  •  
  • 新建页面
  •  

 

2019
01-08
人生创造的十年
分类: 教育论说 | 查看: 52 | 评论(0)

人生的活跃期大概有十年。鲁迅一辈子写了六百五十万字,基本是在十年内完成的;梁启超的政治与学术生涯,活跃的出成果的时间也是十年左右,这一段时间他留下了接近一千二百万字;爱因斯坦是大科学家,其一生成就很多,思想最活跃的产生重大成果的时间也是十年。如果扩大研究范围,你会发现人生的确存在一个活跃周期,这个时间范围大约是十年。 接下来的问题是,在一个人的智力与精力最为活跃和饱满的十年,最具有创造力的时间内,这一批有可能可以出成果的人在干什么? 我们检验一个社会是不是具有创造力,要抓住要害问题进行分析,从而弥补短板,解决问题。在传统的农业型社会,主要行当是农业,农业是基础,大量人口是要耕作的,也就是从事农业生产。这是重体力劳动,属于社会底层,没有社会地位。显然,若给予人职业的选择性,他们不会乐于投身农业生产。知识分子,发展智识有了智能,他们去干什么了?经商可以富裕,可是也没有社会地位,全社会鄙弃商业活动。所以工业只能采取小作坊式的生产,而商人一旦聚敛财富到了富可敌国的程度,这就被视为政治威胁,便被贵族集团杀猪了。当时设定的道路只有一条,学而优则仕。当官,进入贵族阶层,从而完善社会管理制度,这是中国社会这一批知识分子唯一的可以发挥创造力的通道。这就是所谓的官本位社会。然而,在这个体系里实行中央集权后,集权的顶层在皇帝,重要的事项都在朝堂内完成,所以核心权力在朝堂之内。如此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些官宦离开京都,不去上朝了,他们就以为人生从此灰暗,要寻死觅活的。在这个体制内,其实没有余地可以自由发挥,可以体现一个人的个性。相反要把人的个性棱角磨平,有内敛,不做事不惹事,投机钻营才会晋职,如此培育出中国的官场文化。这个本事叫做权谋。中国社会在这个方面是天下第一。到现在,所谓宫斗剧、清廷戏、官场小说依然繁荣。 近代工业化发展之后,给商业松绑了,出现了一批企业家和金融家,有些商人也做大了。这也为中国社会实现高智识人才的分流提供了条件。很多聪明人未必去做官了,他们也可以选择在一个专业化的领域做成最优秀的人才。中国近代工业化的演变发生在清朝末期至民国阶段。现在我们可以列举出很多在各专业领域的杰出人才,在他们身上体现了这个时期人才服务社会的转型特点。这个演变叫做专业化发展。我们正在发生的社会改变就是促进专业领域的人才的聚集及专业化发展。然而,在中国社会还存在专业化发展的瓶颈。我们会发现,当一个人在本岗,在专业化发展中转露头角后,其下面就被转岗,去做官了。学而优则仕,现在被泛化应用,什么都是优则仕——做好了当官。一个人已经证明他是一个有专业能力的人,进而让他脱离专业,去做一个不追求顶级专业的事。这就让我国事业发展的各领域都无法培养出一批顶级的专业人才。 专业人才为何都去做官呢?让他们继续最专业,长期坚守专业岗位,把专业做到顶级,这不行吗?追问下去,就触及到了社会文化与制度瓶颈。中国社会目前还是一个官本位社会,社会财富分配,以及最多的资源的占有还是在权利体系管控中。社会财富的自然配置不灵活,个体财富较少。这让个体在职业选择时缺乏主动性,他们无法按照兴趣、专长来选择。更多人读书,选择专业,以及找一份工作,要迫于社会压力需要让自己适应环境。而在这个背景下,他们热衷于考公务员,希望谋求一个安稳的,不需要太多创造力的工作也就可以理解了。 也有人说了,我们自己培养不出来一流人才,或者说,一流人才不选择去有创造性的岗位,可以去引进人才呀?事实上,我们就是这么做的。近年来很多专业化的领域和岗位,都采取高薪聘请的办法来聚敛人才。可是花了钱,这些人来到中国,在这个环境下,所具备的创造力很难发挥出来。这就是制度瓶颈了。因为在官本位体制下,服从是第一位的,而创造性和奇思妙想不是所鼓励的,个体的创造性无法充分施展。实际上,在一个完善体制下,各种制度的桎梏,为的是约束官员的乱作为。这同时也会制约一些专业人员的做事的自主化。在工业化最先发展的国家,其实在体制内,也是要严格控制的,个体要服从制度。其活力的源泉还在于体制的多样化,市场部分是敏感的活跃的,也是充分照顾个体自主发展的。因为还有这一部分的补偿,所以其活跃性,以及社会创造力不会哑火。 引进来的所谓人才占有最多的社会资源,而本土的现岗的人则相对感受到不公平,他们的积极性受到制约,甚至抵触不合作。如此环境缺乏学术包容性,没有和谐基础,又如何发挥集体作用呢?还要看到,一些人被发现是一个创造性人才,出成果了,这是有周期律的,等你引进后,其创造力已经衰退了。过来就是享福了,反而要为你所供养。我们在人才引进上吃了很多亏。还有,一些很专业的人才,我们引进来是做了学术官僚,其掌握很多学术资源,但是他们已经不去搞专业了。一个不专业的官僚,在中国这不是稀罕物。 非要找为什么中国的教育培养不出来第一流的人才的答案,不如问一问,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没有吸引第一流人才来工作,很多潜在的第一流——他们的潜能不能释放,创造出来第一流的成果。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