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礼
  •  
  • 首页
  •  

 

2019
07-14
这个不被看见的地方
分类: | 查看: 50 | 评论(0)

“美国著名精神病学理论家沙利文对心理治疗有一段非常著名的描述,他谈到心理治疗是两个人一起讨论个人问题,其中的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要更加焦虑一些。如果治疗师比病人更加焦虑的话,那么治疗师就成了病人,而病人成了治疗师。而且,病人如果能够对治疗师有所帮助的话,他的自尊会有很大的提升”。(出自欧文亚隆的《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确实偶尔也有会这样的情况发生,但很少。因为学校的心理辅导跟心理治疗还不太一样。 首先,学校心理辅导不收费,甚至有些学校连值班津贴都不给心理老师,学校里的心理辅导带有明显的公益性质;其次,它还带有教育性质。2015年出台的《中小学心理辅导室建设指南》在“辅导伦理”这一点中就明确提出“在学生出现价值偏差时,要突破“价值中立”,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所以心理老师比心理咨询师或心理治疗师都会处在一个相对更“权威”的地位和更“主动”的姿态,当然这是相对而言,比起父母和其他老师,心理老师就显得“平等”和“被动”得多。这给心理老师相比治疗师而言更富有“帮助者”的色彩。我们很难在学校里的心理辅导室里体验到被来访者帮助到的感觉。除此之外,心理老师在学校里还有一个相对“不良”的个别辅导的工作环境,我们可能可以在很多工作上获得成就感汲取到心理上的能量和营养,但在个别心理辅导这项工作上,这个“不良”的工作环境几乎注定了会对心理老师造成损耗。 1心理辅导不同于普通闲谈 心理老师接待一个来访者需要提前到辅导室做好准备调整好状态,要回顾辅导的进度,在心理辅导过程中还要高度专注地倾听,“高度专注地倾听”如果你难以理解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你可以把这件事想象成在做英语听力,这个听力时长大概需要40分钟到1个小时,而且心理辅导结束之后还要快速地做好咨询记录。这整个过程通常需要花费1小时15分钟到1个半小时之间。所以从意志力的损耗程度来看,做一次心理辅导其实还挺累的。 2来访数量阶段性突然增长 每一年的3,4,5月份是学校的心理辅导室接待来访的高峰期。大多心理老师一个学期下来,做个别辅导的次数不会高到平均一天两次,但在这个时间段基本上都会达到这个频率,一天接待两个来访者在这段时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一天接待两个来访者意味着一周接待10个来访者,也意味着你失去了白天所有的休息喘气的时间,因为你还要上课同时应付其他突发的心理工作。这样的情况通常要持续一个月或以上的时间。春季是学生心理问题的高发季节,我想心理老师也同样难以幸免,目前在科学上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但是我们确实在中学校园内观察到这种现象。 3个别辅导工作“不被看见” 个别心理辅导是一件对保密性要求很高的工作,心理老师要保护来访者的隐私,心理老师不会在其他场合谈论咨询室里关于来访者的任何个人信息,即便是有“保密例外”的事情发生,那也是在保护来访者隐私的基础之上,在极小的范围之内对来访者局部信息进行公开。心理辅导室在学校里也大都在人流量较少,相对偏僻的地方。心理辅导室是学校里最沉默的器官,默默无闻地工作着,不被看见。不被看见就无法被人理解,无法被人理解就不会得到支援,无法得到支援能量就会渐渐耗竭。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老师和领导会觉得心理老师很闲的缘故,因为不被看见。 4值班时间设置本身就是损耗 我在学校里的值班时间是中午12点半到2点,下午是5点半到7点,大多数学校的心理老师相信也是差不多如此。因为这是学生下课的时间,这个时间段他们才有空来心理辅导室找你。这样的值班时间意味着你没有午休和晚锻炼的时间,这同时也意味着对你身体健康的损耗。身心是一体的,身体上的损耗也意味着心理上的损耗。 5个别辅导只是诸多工作中的一项 个别辅导和上课是心理老师两大常规工作,我觉得一个心理老师什么其他事情都不做,就做这两件事已经算得上是满工作量了。但因为它不被看见,个别辅导工作不会有任何供展示的过程性材料和图片,在工作总结里也最多只是一段话轻描淡写地带过,没有人知道它的分量有多重。 现在上级主管部门越来越“重视”心理健康教育,而“重视”的方式就是不断地给你的工作加码,要做科普宣传工作,要做学生、家长、教师的心理讲座,要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月”的活动,要做好危机干预工作,要做素质拓展活动,要评先进校特色校……没错,这些工作最好都要做,但人手没增加的情况之下,心理老师拿命去做?这必然导致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流于表面,必然导致大家追求那些拍拍照片很好看的工作。默默无闻的个别辅导工作变成一项沉重的负担。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