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启连
  •  
  • 首页
  •  

 

2013
06-30
语文,人文
分类: | 查看: 1283 | 评论(8)

语文,人文

翟启连

新颁《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这里的“工具性”我们早已耳熟能详,而其中的“人文性”又该如何理解,如何落实呢?

一、从“人文精神”的理解看语文教学的过去

如果我们把语文学科看成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那么“工具性”就是一个人的躯体,“人文性”则是一个人的灵魂。语文教育如果只看到了“工具性”,那就把语文学科看成了一具失魂落魄的躯体;反之,如果我们只强调“人文性”,那所谓的灵魂也只能是已经出了壳的灵魂。这就是工具性和人文性之间的关系。

在过去的语文教育中,受狭隘的实用主义、“纯工具性”语文观和唯理性教学模式的影响,我们总是习惯于崇尚抽象、概括、提炼,崇尚逻辑思维能力,却忽略了情感、意志和审美情趣的介入;只重视将一切语文知识加以解构和量化,却忽略从文本和人本的整体角度高屋建瓴地培养学生的语文能力;只重视语文学科知识的系统性,却忽略语言文字每一个小单元(字、词、句)所能承载的博大、深广、丰富的内容。这使本来诗意的、审美的语文教学向标准化机械化转向,从而导致语文课的人文精神和审美趣味的缺乏,同时催发语文教学的匠化和应试训练的泛滥。使最具人文性、审美性、灵活性和创造性的语文教育变成了一种纯技术性、近乎八股文式的机械训练。其负面作用不光使语文学科的人文性流失贻尽,也使学语文的人变得内心空虚,情感苍白。

二、从人文精神的理解看语文教学的资源 

作为母语,它不仅是一种语音、符号系统,其中也积淀了民族的睿智、文化、精神。学语文,同时也就在学中华民族的文化、思想、感情。语文课本的篇篇文章都蕴含着丰富多彩的文化内容,无不富于人文精神。尤其是文学经典,集语言学、审美学和精神哲学为一体,是民族人文精神的神采之所在,是人文素养长效的营养剂。如果说以上内容能称之为“人文精神”的话,这也是语文学科所独有的教学资源(当然,这种资源是负载于语言文字之中的——已有共识,不必赘述。)。现在的问题是,不少语文教师对这样的理解还嫌空乏,希望能结合具体的教学内容,说得更具体一些。但是这样的问题似乎也很难说得更具体(其本身也需要有人文精神的参与才能理解,这不是又说回来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斗胆作一些阐述。“人文精神”最本质的内容应该是对生命的关爱,对人自身的关爱,对人的内心世界的关注,一句话,视己为人,视他(它)为人,尊他(它),也尊己。用古人的话说,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然己所欲者,也勿强加于人。让每一人、每一物都拥有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基于这样的思考,再来审视语文学科、语文教材、语文教学,似乎可以对其分出这样一个层次,即外显的语言——内心的感受——至高的精神。精神高于一切,精神统帅一切。

三、从人文精神的理解看语文教学的实施

著名特级教师于漪在1996年就提出语文学科是一门应用学科。抽掉人文精神,只在形式上兜圈子,语言文字就失去了灵魂和生命,步入了排列组合文字游戏的死胡同。据此,我们也可以看到,语文教学的本质应该是灵与灵的勾通,心与心的碰撞,最终要实现“师心”“生心”“文心”三心共鸣。

无论是什么样的课文,必将蕴含着某种精神(作者的、主人公的、人类共同的);无论学生读什么课文,都要唤起(或自发生成)这样的意识——我想要什么,我能接受什么,我不想要什么。使学生从中寻求到对于自身以外的“需求点”“容忍点”和“排斥点”。

也有教师问,并不是每一篇课文都存在什么“精神”的,如状物的文章——《石榴》、科普小品文——《动物的互惠互助》、写景的文章——《小镇的早晨》,有吗?有!《石榴》是不是表达了作者及人们对植物界的喜爱及依赖(物质的、精神的),是不是表达了作者及人们对于植物界成长过程的认识;《动物的互惠互助》是不是反映了人们对动物界互依互赖的关系的认识成果,是不是能启示人们对事物之间的关系作更进一步的思考,是不是也告诉了人们该怎样理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小镇的早晨》是不是能引导人们关注自身的居住环境,是不是也反映了一个地区的人们的生活内容,是不是也能表达作者对家乡(抑或是他乡)的欣赏之情。还有教师说,这样的理解未免有点牵强,小学生能理解吗?我的回答是,第一,不要以为是“小”学生就什么也不懂,孩子的内心远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空洞,只是缺少物化和外显的形式而已。第二,也正因为他们缺少这样的“精神外显”的形式(其实是成人看不见、读不懂的形式),我们才要通过引导、熏陶、感化、暗示等教学方法,促成其内心世界和“外显形式”的日趋丰富。更有教师问,在课堂教学中,丰富“内心世界”及“外显形式”的培养目标如何落实,如何检测?

如何“落实”。把语言文字看作通往精神世界的通道。教师在钻研教材时,首先要透过文字体验精神,用一种“自然人”的心态,去品尝字里行间“人性”的味道,再循“味”反思,这种味道是如何成为营养、溶入自己的血液之中的。实际的“教学过程”,就是引导学生如此这般的“学习过程”而已。这样的“学习过程”是不是只见“人文”,而忘却“工具”了呢?非也。其一,有了“人文”的需求,才使“工具”成其为需要的“工具”;其二,有了“表情达意”作参照,才有“语言文字”通顺、精当、准确、贴切与否之评价;其三,丰富“精神外显”形式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提高学生对于“工具”的操作技能。

如何“检测”。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学生为表情达意而对语言文字的运用能力;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看到受过教育的孩子才像个“读书人”的样子;第三,我们也不要过分依赖自己的“火眼金睛”,有经验的老农即使隔着泥土,也能感觉到种子发育过程的“生命律动”,此所谓心心相印吧。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正在加载评论页面















































...